搜尋
  • 小草

中国古人所信的是基督教的上帝吗?

更新日期:6月 22

作者:小草

有些人很热衷去研究中国文化和基督教的关系,远志明就是个代表人物,他的《老子与圣经》一书企图要说明,老子是传讲神道的先知,而老子写的《道德经》则是来自神道的启示。他还写过一篇文章,题为《上帝与中国》。远志明还呼吁更多的人去研究中国文化与基督信仰的关系,他认为这事关中国的福音使命。这些人认为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和文化里一定会有神的启示在其中,比如,他们声称,古文字里可能就记载了与圣经所记一致的史实或真理,中国古人所信的天或道可能就是基督教所信的上帝,甚至老子可能是先知,《道德经》可能是来自神的启示,古籍《大学》里有圣经启示,如此等等。 经上很清楚地说,“他将他的道指示雅各、将他的律例典章指示以色列。 别国他都没有这样待过。至于他的典章、他们向来没有知道。你们要赞美耶和华。”(诗147:19-20)“这样说来、犹太人有甚么长处、割礼有甚么益处呢.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神的圣言交托他们。”(罗3:1-2)神的律例典章、圣言是启示和交托给以色列人,且只是给他们,因为神都没有这样待过别国。所以,神并没有把祂的圣言启示给中国人,中国的古籍里还怎么会有神的启示呢?!企图去中国古籍里找寻神的启示岂不是在做无用功?那些声称在某些古籍里找到一些与圣经一致的真理,实际上都是牵强附会的胡说八道。 有些人还企图证明中国古人所信的天就是圣经所启示的上帝,首先,这样的证明有什么必要?既使中国古人所信的真的是上帝,这就能使上帝更可信吗?难道他们所信的不是上帝,上帝就不可信了吗?总之,中国古人所信的是不是上帝与基督信仰的可信性毫无关系,也与现代中国基督徒的信心无关,因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 (约10:27)所以,属主的羊是要去听主的声音,去跟从主,而不是去听古人的声音,也不是去跟着古人走。


何光沪是人大宗教学系教授,2015年他受北京锡安教会的邀请,进行《中国宗教的反思– 从传统到现代》讲座,何光沪在这个讲座里说道:


信上帝不是什么崇洋媚外,背叛祖宗,不做中国人,背叛丢弃我们的中国文化。拿些舶来品,拿些外来的洋货充塞自己的脑袋,不是的!信上帝是中国最古老的信仰,是中国最土的信仰,最地道的中国人的信仰,甲骨文时代就有的信仰。现在我们找不到比这更古老的记载,所以最古老的是甲骨文,甲骨文里面记载中国人信仰上帝。


那么何光沪是如何证明中国古人是信仰上帝的呢?他说,好几本中国古书里就有上帝了,也记载了中国古人对上帝的敬拜。他还给出个统计图,来证明中国的五经里多次出现了上帝。


作为人大宗教学的教授,以这种方式来论证基督教与中国古人信仰是一样的,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按何光沪的逻辑,任何宗教只要所拜的对象叫上帝,就认为是与基督教的信仰是一样的了。上帝的英文是God, 或者说,中文把God翻译为上帝。在西方,几乎所有的宗教都说他们是信God,按何光沪的论证法,所有信God的宗教信的都是同一位God了,都没有本质的差别了。


为了免于被人说是 “崇洋媚外,背叛祖宗,不做中国人,背叛丢弃我们的中国文化”,就不尊重事实地混淆中国古人所信的上帝与基督教所信的上帝,这是很不诚实的作为,是在自欺欺人。既想不被人责骂,又想信基督教,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主耶稣说,“并且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太10:22)


确实的,中国古籍里有上帝这个词语的出现,比如“昊天上帝”,“天帝”,“上天”,这些词表达那在冥冥之中掌管着天地和人类命运的那一位,至于这一位有无位格,还是只是一种能量或力量,中国古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因为当时他们并没有神的启示。


有人说,中国古人也是挪亚的后裔,对于远古的事会有些记忆,对挪亚的上帝也会有些认识。当然,这只是猜测。不过,就算猜得没错,但却无法保证古人的记忆和认识是准确的,以致难保对上帝的认识是准确的。事实是,旧约时代的先知就说了,“万民各奉己神的名而行,我们却永永远远奉耶和华我们神的名而行。” (弥4:5)这节经文就证明了,除了以色列民,其他的民所信奉的神都是他们自己捏造出来的,都不是耶和华神。所以,中国古人所信奉的神也是他们自己捏造出来的,而非圣经所启示的耶和华神。


之所以在中文里把基督教所信的神称为上帝,那只是翻译的缘故。据说,当时为了如何翻译英文圣经里的God这个词,还发生了纷争。因为中文里并没有专有的词是表达圣经所启示的这位耶和华神。所以,在翻译时,要么音译,要么在现有的中文里找最相近的词。最后,有的中文版本就选择中文里已有的“上帝”这个词来翻译God,而有的则选择用“神”来翻译God,这也导致了有“神版”的圣经和“上帝版”的圣经,这是翻译中存在的问题。

是不是中国文化里有基督教的东西中国人才能信得理直气壮的?才不会被人家说是信洋教?既使基督教与中国文化格格不入也很正常,基督徒抛弃中国文化也没什么不行。圣经说,“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约一 2:17)这世界都要过去,都不是永存的,那么这世界上各种各样出自堕落的人类的文化难道不会随之而过去?基督徒没有传扬和继承人类文化的使命,反而是要批判、抛弃、和轻看人的遗传和吩咐,因主耶稣说, “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太15:9) 有的人说,研究中国文化和基督教的关系有助于给中国人传福音,真的吗?看看保罗是怎么说的?他说,“基督差遣我、原不是为施洗、乃是为传福音.并不用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 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 神的大能。 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林前1:17-19)保罗传福音,是定了心志不用智慧的言语,也就是不用人间所谓的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福音本是神拯救罪人的大能,世人的智慧对救赎罪人毫无用处,但坏处倒是有的,因保罗提醒道,“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 (歌2:8)所以,那些热衷和着迷于推崇和宣扬人间的文化和遗传的人,岂不知经上说,“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林前1:25)且被他们所视为智慧和聪明的正是神所要灭绝和废弃的“智慧人的智慧”,“聪明人的聪明”。 作为基督徒,神教导我们的是,“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1:2)神从来没有教导我们要去思想自己的文化,或去文化里挖掘神的启示或真理。喜爱真理和智慧,那就去好好去思想圣经里的教导,神给我们的启示都已在圣经里了,也只在圣经里。世俗文化与圣经的关系只能是被批判与批判的关系,而绝不是互补或互证的关系。如果要了解文化,那为的只是批判和抛弃违背圣经教导的那些部份,让文化和遗传屈服在神的真道之下。

20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