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生命季刊》发表的赞赏卡尔巴特的文章里所隐含的异端毒素

作者:小草


2019年3月26日,生命季刊发表了一篇译文,题为《如何忠实传讲神的话 --- 写给有志成为神学家的人 》原文作者 Kevin J. Vanhoozer为芝加哥三一神学院系统神学研究教授。译者何西在芝加哥牧会,高玮为三一神学院在读博士生,见文后所附文章截图。


当我看到这篇文章时,发现作者是相当的欣赏卡尔.巴特(Karl Barth),在文章里三次都是正面地提到他。作者首先说,


"聚焦神学主题的最好办法莫过于聚焦圣经。约翰加尔文视他的《基督教要义》为帮助立志作门徒的人“寻找神在圣经当中想要给我们的教导的总结”。 无独有偶,在神学历史中最为重要的一些人物,如奥古斯丁、阿奎纳、路德、加尔文、巴特也都撰写了圣经注释书。"


这样说,显然是把巴特视为像加尔文那样把神学建立在圣经之上,但这绝非事实!巴特是新正统的鼻祖,新正统不是正统,而是异端。巴特连圣经的无误性都不信,拿巴特这位实质上只是在误解和误用圣经的自由派人士来作为神学家的榜样,来论说如何忠实传讲神的话,岂不极为荒唐吗?!


作者接着说到巴特的释经方式:


“就是说我们需要把新旧约所有的书卷作为一个宏大的叙事来读。 圣经甚至不只是一个叙事,而是一场戏剧(drama):故事成了肉身(story made flesh),并有我们今天的读者亦参与其间。卡尔·巴特(Karl Barth)曾讲到探索“这个精彩的圣经世界”。这的确是一个恰当的画面。神学家就是这个新世界、新生命和“神剧”的绘图大师,而这个“神剧”,即神创造和救赎的故事,二者成为祂和世界互动的双手。”


实际上,作者上面这些话是在推销叙事神学(Narrative Theology),也被称为后自由主义神学(Postliberal theology )。这种神学是上个世纪中在美国的耶鲁神学院发展出来的,但却深受卡尔巴特的影响。这种神学反对把圣经的教导归纳出一些教义或命题,如系统神学,而是提倡把圣经当作一个宏大的叙事来读。虽然圣经可以说是对神的宏大的救赎历史的启示和叙述,但我们相信神的救赎历史是真实地发生在时空中,而对神的救赎事件的解读就会产生一系列的教义和命题。


但巴特和叙事神学却不认为神的救赎历史是发生在我们人类这个时空里,而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里。至于是发生在哪里,他们认为这不重要,只要能把这一场“神剧”编绘得“精彩”就行了。所以,史普罗(R C Sproul)牧师对新正统的本质的评论是很精准的,他说,“新正统与历史的基督教在圣经观上大相径庭 ” (引自埋葬巴特的新正统:既不新也不正统(史普罗,小草译) 》)遗憾的是,不少人却着迷于巴特所编绘的精彩的“神剧”,以致于还有专门研究这种“神剧”的神学家和所谓的巴特学者。


作者在文章里最后一次提到巴特时说,“卡尔·巴特讲得非常对,'神学家如果不能在他的工作中经历喜乐,实在不配称为神学家。' " 配不配被称为神学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不是忠于神的启示和真理。虽然,巴特被不少人视为现代很重要的神学家,在人看来,他是当之无愧的神学家,但却只是一位不信圣经的自由派神学家,一位被正统神学家所批判和抛弃的神学家!(参阅正统基督教神学家对巴特的批判,抵挡曾邵愷,林鸿信,周学信对巴特的推崇


如文章截图(附文后)所显示,这篇英文原文是发表在 First Thing 网站上: //www.firstthings.com/ , 这个网站是由一位从路德宗变成罗马天主教徒的人士在1989年创办的,这人叫着 Richard John Neuhaus (1936–2009 )。这个网站的宗旨之一就是“福音派和天主教在一起”(Evangelicals and Catholics Together


为什么译者会从这样一个信仰不正的网站找文章来翻译?而《生命季刊》作为一份在华人基督教界颇有影响里的刊物,发表一篇这种赞誉和肯定巴特的文章,难道就不担心误导和拌倒人吗?据介绍,这两位译者,一位在牧会,一位是神学院的博士生,表面上看起来,让人觉得应该是比较可靠的吧。但从他们的所为来看,他们的头衔却只是迷惑人的表面现象而已,他们的神学立场和信仰一点都不可靠!


附图:生命季刊所发表的《如何忠实传讲神的话 》一文的部分截图


相关博文:

“保罗新观”异端人士的文章已进入生命季刊了!

埋葬巴特的新正统:既不新也不正统(史普罗,小草译)

必须抛弃巴特的整个体系 (约翰.麦克阿瑟,小草译)

钟马田书评:范泰尔的《基督教和巴特主义》(小草译)

防备曾邵愷对异端巴特的欣赏和推荐给教会带来的危害性

巴特是哀嚎的狼:透析巴特的神学思想和方法(小草译)

正统基督教神学家对巴特的批判,抵挡曾邵愷,林鸿信,周学信对巴特的推崇

24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