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揭露《生命季刊》的谎言、诡辩、霸道、置人于不义的行为

作者:小草


《生命季刊》在微信公号上,长期拿王明道的文章来收取打赏。按微信的规定,只有原创文才能设置打赏。《生命季刊》在发表王明道的文章时,就都给加上了原创标识,并设置打赏收取赏钱。我并不是第一个对他们这样的作法提出质疑的,2019年就有读者对此发出了质疑,下面是《生命季刊》当时所作的回应:

这次在我发出质疑时,见《诚实正直吗?生命季刊拿王明道的文章收取微信原创打赏》,他们很快的就以一篇文章来回应:《致读者:关于版权/原创播发王明道文章等问题》。他们还是以同样的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就是归于是有很多人先于他们以原创的方式发表王明道的文章,导致他们不能再发,所以他们才以原创发表。事实是,他们这样的理由堪称是诡辩,完全不是真实的理由。

按微信原创的规范,同一篇文章要是已被某公号标以原创发表后,别的公号就不能再发表了,更不可能再以原创发表,只能从原创转发。所以,原创标识并不能使不能发表的文章变成能发表,但却能让别人发表不了。也就是说,如果《生命季刊》遇到有些王明道的文章发表不出去,是因为有别的公号已经以原创发表过的话,那么解决的办法就是让这些公号去掉原创标识。《生命季刊》指责这些发表原创的公号没有得到授权,既然如此,就可以举报这些公号侵权,这才是正当的和真正解决问题的方式。否则,如果这些公号不去掉原创标识,《生命季刊》再怎么加原创也是发不出去。但是,在《生命季刊3》这个公号里,却几乎天天都在以原创发表王明道的文章。这就说明,《生命季刊》所说的发原创的理由并非真实的理由,而是谎编的,是诡辩。

《生命季刊》发表王明道文章时,不署名作者是王明道,而是署名为“生命季刊编辑部”,在我看来这是不诚实的作为,他们为此辩护到:

但是,他们这样的辩护是不属实的。在我的回应文:《评析生命季刊的《致读者:关于版权/原创播发王明道文章等问题》 》里,我就指出,只要不设打赏,公号转发别人的文章时,完全可以在左上角注明作者名,并不需要作者有公号,也不需要有国内银行账号。因为我自己有数篇的文章被一些公号转发,有的也被标以原创,但我并没有公号,也没提供国内的银行账号,比如下面这篇:

真是让我没想到,在证据面前,《生命季刊》不仅不认错,在给我的电邮里,他们还狡辩到: “其他更多枝节问题,比如署名(事实上,原创署名小草的文章就意味着一定有一个“小草”这个公众号)等,不再一一解释,因为无意义。”

他们辩说,我的文章之所以能被原创署名为小草,是因为一定有一个“小草”这样的公号。“小草”太普通,太多人用,有个“小草”公号不奇怪,也确实有,但那不是我的公号,我没有开公号。


如果作者一定要有个同名的公号,无论是不是他的公号,这样才能发表原创署名文的话,那么微信这样的规定就是个笑话,是毫无意义的。但是,《生命季刊》宁可编造这种谎话和笑话,也不认错、不讲实话。对他们这种虚谎的作为,真是感到愤恨和痛心。《生命季刊》不是号称 “深得老一代传道人的支持和喜爱,他们视《生命季刊》为自己的刊物,全力支持” 的吗?撒谎、有错还不认不改,还诡辩,却还是被支持和喜爱的,这是何等可悲的事!


对于《生命季刊》这种虚谎和可笑的狡辩,我回复他们到:“ 只要不设打赏,授权发表的文章,作者并不需要有公号,甚至不需要有微信号。你们自己可以去看福音联盟公号,里面有不少原创标识的文章,作者名是英文名,但微信上不存在着和他们名字一样的公号,他们没有设打赏。所以你们的说法是错的。” 但是,至今他们还是不认错。


下面是周子坚发表在《言归正道》公号上的原创文,这个公号不是周子坚在运营的,但公号诚实地注明作者是周子坚,也有原创标识。我亲自问了公号的管理者,证实了他发表周子坚的原创署名文,并不需要周子坚有公号,也不需要有周子坚的银行账号,微信里也不存在“周子坚”这个公号。

微信公号《全球佳音见证》里也发表了很多王明道的文章,他们也是诚实地注明作者是王明道。显然的,已不在世的王明道,不可能有微信公号,也没有银行账号,因为这完全不是注明作者是王明道所必须的条件。见下面截图:

《全球佳音见证》转发的王明道的这篇文章,并没有原创标识,但阅读量却是1.7万,远远高过《生命季刊3》所发表的王明道的文章的阅读量。这就说明了,原创标识与阅读量没有必然关系。也证明了,《生命季刊》说是为了更好地推广王明道的文章才搞的原创标识是个谎言。


《生命季刊》在给我发的电邮里还说,“在微信中播发王明道著作我们是独此一家得到授权的。” 也就是说,只有《生命季刊》才有权在微信上发表王明道的文章,其他的公号,比如《全球佳音见证》,发表王明道的文章就是侵权行为。《生命季刊》如此的行为,是把他人置人于不义之中。


王明道的文章在好几个基督教网站上都有,也存在很多年了。有的微信公号把王明道的文章从网站上转发到微信里来,这岂不是在推广和分享王明道的文章吗?他们又不像《生命季刊》那样收取打赏。可在《生命季刊》的眼里,他们反而成了侵权的、不义的。而《生命季刊》利用王明道的文章来收取打赏,并试图垄断和阻止别的公号发表王明道的文章,反而成了合法的,且还给自己冠予更广泛推广王明道的文章的美名,何等的冠冕堂皇,但却太讽刺了!赏钱自己独揽,还要美名归自己,恶名推给别人,真可谓,霸道不商量!


如果王明道今天还在世,还在写文章,他会把文章拿来发表在网上收取打赏吗?对此,我深表怀疑。我认为,《生命季刊》冒然拿王明道的文章收取打赏,是对王明道的不敬,是在滥用他的名气和作品。王明道的文章是华人基督教共同享有的属灵遗产,任何人或机构都不该独自垄断王明道的文章在网上或微信上的转发或发表权。之前在网上没有打赏这种事,也就不存在转发王明道的文章还有授权这一说。说穿了,还不就是微信打赏惹出来的事吗? “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提前6:10)


做大了,有名了,就有了霸道的资本,但这是属世的作风。遗憾的是,《生命季刊》也承袭了这种霸道的作风。他们可以找得到王明道的家人,别人就算要找也找不到。他们成了“独此一家得到授权”的,别人没被授权的就成了侵权的、不义的。他们独霸原创,阻止别人发表,收取打赏,尽管文章根本就不是他们写的,亏他们还敢要打赏,比不信的人还不如!甚至于还公然用谎言和诡辩来回应质疑,而且连撒谎、诡辩都是那么霸气不讲理,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号称是 “深得老一代传道人的支持和喜爱,他们视《生命季刊》为自己的刊物,全力支持” ,背景硬着呢。反对他们,岂不成了与老一代传道人唱反调吗?只是,我早就唱反调了,也不在乎继续唱下去。


相关博文:

批判《生命季刊》的佛教观点: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有错不改的《生命季刊》:再三把异端斐尼(芬尼)当属灵传道人

《生命季刊》引用傅士德和天主教神父的言论之潜在危险

纠错有那么难吗?《生命季刊》错把异端芬尼当属灵伟人

《生命季刊》的同工和文章可靠吗?竟然接纳自由派的刘同苏

《生命季刊》同工陈宗清:竟然对假师傅和灵恩派持肯定的态度

39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