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纠错有那么难吗?《生命季刊》错把异端芬尼当属灵伟人

更新日期:1月 31

作者:小草


查理.芬尼(Charles Grandison Finney, 1792-1875)被认为是美国近代奋兴运动的开创者,现代复兴之父(The Father of Modern Revivalism),第二次觉醒运动的领导者。芬尼是近代福音界里著名的布道家,他的一些布道方法深远地影响着现代的布道方式。比如,讲台前的呼召,就是起源于芬尼,后来被葛培理所继承。华人教会里的布道会,也几乎少不了最后的举手,或呼召到台前来,并以举手或到台前来的人数为得救的人数和布道的果效。 但是,芬尼是个异端人士,而非属灵的榜样,美国神学家史普罗( R C Sproul)牧师说,芬尼是赤裸裸的伯拉纠人士,芬尼否定因信称义的真理,认为人有能力自己成为义。约翰麦克亚瑟(John MaCarthur)教会里的Phillip Johnson牧师称芬尼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Johnson 说,“不要玩火,芬尼是异端,不要被芬尼一些模糊的说法所迷惑。” 更详细和具体的可参阅:《美国近代奋兴之父查理.芬尼是个异端头目》。

2019年12月26,我看到《生命季刊》的一篇文章:《今日灵修:教会如何合而为一》 我发现文章里,作者钱苹洲用了一整段的篇幅在赞誉芬尼,并声称芬尼是被神所重用的人,如下: 芬尼是十九世纪被神重用的人,神借着他复兴了英、美等多处的工作。他无论到那里,都看到得救的人数不断地加增,以及神儿女灵性复兴。他有时替人施行浸礼,有时也替人施行点水礼;他看到受点水礼的人,并没有因此而减少恩典。神的话告诉我们:“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加6:15)“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罗2:29)要紧的是要明白受洗的属灵意义。旧约时代的信徒从红海经过,就算是受洗归摩西了(林前10:1-2);他们并未用水洗。芬尼的工作是不分宗派的。有一次,他在一个城市工作,有一位浸礼会的执事很固执,他强调非要受浸礼不可;他讲了几天非受浸礼不可的道理。在那几天内,没有一个人悔改,看不见一点圣灵的工作;因为强调某一方面的道理,就破坏了灵里的合一,圣灵就不动工了。 当时我就给《生命季刊》的微信公号留言,告诉他们,芬尼是个异端份子,并把美国一些牧者和神学家论证芬尼是异端的文章链接给他们。他们回复我说:我说的是可信的,会讨论并尽快做出澄清。回复截图如下:

如今已是2020年12月,将近一年过去了,但这篇文章《今天灵修:教会如何合而为一》依然在《生命季刊》的网上,我也没看到《生命季刊》有对这件事做出任何的澄清!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知错了,却不纠错?这种误把异端当属灵伟人的事还要一直持续和传播下去吗?芬尼是异端,他的神学思想和作法是不该被推荐的。 更遗憾的是,此事之后,《生命季刊》又再次把芬尼与属灵伟人同列。2020年3月,《生命季刊》发表此文:《深度文章:从守望祷告到百年复兴——略谈复兴的条件》此文作者吴华把芬尼和约翰·卫斯理、乔治·怀特斐、约拿但·爱德华斯这些属灵伟人并列,并正面地引用芬尼对复兴的定义。如下:

“复兴”这个词在基督徒心目中有一种特殊的含义。提到复兴,人们常常会想到约翰·卫斯理、乔治·怀特斐、约拿但·爱德华斯和查尔士·芬尼等名字,想到和这些名字相连的那此起彼伏、波澜壮阔的属灵大觉醒。

到底什么是复兴?按照芬尼的定义∶“复兴是教会从她倒退的光景中重新恢复到神的教会的地位”,使她“重新归顺于神”(引自:Charles Finney, Lectures on Revival: What is a Revival?


芬尼的复兴是人本的,他对复兴的说法和作法都是大有问题的,是不该被推崇和仿效的。 罗伯特·葛福雷(W. Robert Godfrey)牧师在他的Charles Finney and Revivalism》(查理芬尼和他的复兴主义)讲座里指出,芬尼对复兴的教导沾染了19世纪的实用主义的思想。芬尼认为,如果你要复兴,你就可以有复兴。加尔文主义者则认为,复兴是神的作为,是出于神的旨意,而不是出于人的意思。但芬尼认为这根本是错的,他说,“That is absolutely wrong. It is fundamentally wrong. We can have a revival whenever we faithfully use the means of grace that God has appointed. There is nothing miraculous and nothing supernatural about revival. A revival is scientific,” (意思是:无论何时我们忠实地应用神所定的恩典的方式,我们就可以有复兴,复兴无关神迹也无关超然,复兴是科学的。) (引自《Charles Finney and Revivalism》)


如果说《生命季刊》这些对芬尼的错误认识,是由于一些投稿的作者不是牧者或神学家,那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华人基督教界有关芬尼的文章几乎都是持正面和肯定的观点。但是,《生命季刊》作为华人基督教界里拥有大量读者的刊物,对所发表的文章的审核本该要十分的谨慎。虽然错误难免,但发现错之后,就应当尽快公开纠正,并清楚地告诉读者曾经的错误,尽量减少对读者的误导。遗憾的是,《生命季刊》并没有这样做,虽然对我说过会尽快做出澄清,但一年过去了,至今还不见任何的澄清或纠正,之后还又再犯同样的错误。


纠错真的有那么难吗?对于非基督徒或许真的是很难。但是,基督徒不正是需要在不断的认罪和悔改中成长的吗?谦卑认罪和努力悔改是基督徒生命所不可或缺的。

494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