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最危险、最错谬的异端就是天主教(吴主光牧师)

更新日期:2月 1

作者:吴主光牧师


天主教是异端之一:有人认为,自从1963-1967年第二次梵蒂岗会议之后(这次会议的主旨是专为推动「教会大合一」的。但是天主教不但与基督教,东正教各教会合一,同时也通过议决案,认为所有宗教人士只有行善就可以得救,并且广泛地与各种宗教越来越频密地举行合一会议),天主教有了许多改变。但是,我们研究「第二次梵蒂岗会议」(2nd Council of Vatican 1963-1967A.D.),发现并不是这样。因为:


1.天主教教皇约翰廿三在会议一开始就宣布说:「教会一直以来均谴责宗教改革那些错谬。我们经常以最严厉的态度来咒诅他们。如今、教会—基督的新妇,愿意用恩慈的良药来代替严厉…….因此、天主教教会现在借着这次『大合一会议』举起了宗教真理的火炬,向那些分离的弟兄们招手,我们愿意以母亲的慈爱,忍耐地,充满慈怜地,等待你们归回。」由此可见,天主教认为我们是「浪子」,她是「母亲」,「合一运动」被看为「归回运动」。


2.教皇又说:「这次会议完全不是为讨论天主教的基本教义应有何种改变……,我们乃是以一种平静的心境,坚守教会一直以来所拥有的全部教训,就如『天特会议』、和『梵蒂岗第一次会议』所宣布的法案一样;然而、所有基督徒,普世所有教会,都盼望我们能维持大公教会(Catholic)的精神(意思是保持合一),要我们透过教义上的认同,重整彼此的信仰良心,一同踏步向前,与正统权威的教义完全吻合……。」请注意、教皇在这段话中,很清楚地「确定」天特会议那一百多条「咒诅」,并且表示坚守不变,这样的态度,是「招降」,还是盼望「合一」?


3.天主教想要控制世界的野心不断上升(许多国被倾复,计划与欧盟重建神圣罗马帝国,最近又宣布想要迁都耶路撒冷,与纳萃党和黑手党拉上关系)──请参考「祈理魁神父传」(没有提供)。自从六零年代灵恩运动渗入天主教以来,天主教两次与福音派领袖簽署 “Evangelicals and Catholics Together”,现今又与信义会簽署联合,与此同时,天主教宣告接纳创造进化论,又在第二次梵蒂岗会议通过各种宗教人士都可以因为善行而得救,又全力接拢欧洲的回教……等等。凡此种种行动,足见天主教不是为真理而联合,乃是为想要联合众教会和众宗教的世界首领。天主教近代准人读圣经,准人接受灵恩运动,接纳创造进化论,与圣经公会合作,在欧洲全力与各教派,各宗教联合,这些不寻常的行动,很显然是另有目的的。


4.教皇约翰廿三所推动的「大合一运动」,不但为基督教各大宗派,同时也为东正教,回教,印度教,佛教,喇麻教,鍚克教,犹太教,和世上所有宗教,因为他在「梵蒂岗第二次会议」开始不久就宣布说:「天主教教会认定自己有责任推动全球合一……,包括那些不在同一个羊圈的也在内。」自此、教皇就不断与各宗教的代表接触,1986年更邀请了世上一百六十个宗教代表出席合一会议;到1996年十月,更举行了一个为期四天的「宗教合一会议」,与会者,有四百多位来自世界各国不同宗教的代表;他们出席了28次圆桌会议,70次祈祷会;还邀请了联合国的秘书长等人参加。大会宣布说:「今后我们中间不再有任何『圣战』,因为只有和平才是神圣的,神的名字就是和平.但愿宗教不再挑启任何仇恨。」笔者认为天主教这样的合一运动是很清楚的,她不是想要在真理上合一,说清楚一点,教皇想要成为「世界各大宗教的领袖」,因为与其与基督教合一,不如与全世界所有宗教合一!弟兄姊妹们,圣经预言末世将有一个「宗教大合一运动」,好让「敌基督」能迷惑普天下,受牠的印记,使魔鬼有机会统治全世界。


5.第二次梵蒂岗会议通过对异教的态度如下:(以下一段文字录自「罗马天主教的福音」一书第五章)


行善的佛教徒又怎样? 如果像天主教教会所说的,神接纳天主教徒可以借着善行来赚取救恩,那么犹太教徒、回教徒、印度教徒、佛教徒,甚至不可知论者等人的善行又怎样呢? 第二次梵蒂岗会议形容全人类都是属于同一个社会的,因此各种不同的人所发问关于生命和神的问题都是相同的。1 会议又认同犹太教、佛教、印度教、和回教的属灵价值观,和道德价值观。会议说,这些非基督教的宗教人士,「是与神的百姓(指天主教教会)在好几方面有关系的」因此都在神同一个救赎计划的范围内。甚至那些信仰最原始宗教信仰的人也包括在内:


「神既然将生命气息赐给所有人和所有生物(参徒17:25-28),救主耶稣既然又愿意万人得救(提前2:4)神必不会远离那些在影儿和偶像状态下寻求未识之神的人。那些人虽然不知道基督的福音,也不认识基督的教会,但是这不是他们的错。虽然如此,他们仍然凭著真诚的心,又靠著圣灵的恩典,又照着自己良心直觉所能知道的,尽了力量去寻求神,这样的人应该赚得上天堂的权利才对。我们认为,天意不会忽略那些对神不能準确认识的人。他们不能準确地认识神,决不是他们的错。神必然会帮助他们得救的,所以我们相信他们不会没有恩典的帮助,使他们可以挣扎去过一个为善的生活。」 第二次梵蒂岗会议在1965年这种史无前例的开放态度,使当时的天主教徒大大吃惊。那时,一般平信徒都耳熟能详的,常常听见教会劝勉他们要多多奉献,好帮助教会传福音给「异教徒」,和拯救他们的「小孩」。但是自从听到第二次梵蒂岗会议的意向之后,人们纷纷改变他们的世界观了。因为他们要被逼承认其他宗教信仰都是有效的得救途径,只不过远远比天主教的信仰落后而已。


6.但是,他们是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呢?近代有一群天主教神父和修女(约五十名)离开了天主教,组成一个机构,名为“Good News for Catholics”,专事向天主教徒传福音。他们出版了许多研究天主教的书籍,制作了一些录影带(其中一盒名为“Catholicism in Crisis”,许多年前吴主光弟兄已经从北美洲带回给香港平安福音堂众同工看。同工们看了,都很有感动,并且立即向作者取得翻译中文的版权,想要将之制作成为中文版,供众教会观看。只可惜这计划『胎死腹中』)。最近,这机构的主席James McCarthy又出版了一本书,名为“The Gospel According to Rome”。作者在书中介绍指出,本书搜集了天主教全部最具权威的资料,其中包括了1994年由天主教梵蒂岗总部出版的最新《天主教要理问答》(Catechism of the Catholic Church),说是为了出版一本可以代替过往许多不同的文献和权威,供全世界所有教会应用。根据James McCarthy的研究指出,他认为天主教是百分之百的异端,是不能叫人得救的。而且一切迹象都显示,他们在近代反而越变越坏。为甚么?因为:


连一条信条也没有改变:天主教仍未除去其信仰上的错谬,例如:功德观念、受苦可以赎罪的观念、弥撒、跪拜「圣体」、炼狱、告解礼、忏悔礼(penace,有「受苦赎罪」的功能)、马利亚神学、拜圣人、偶像、鬼节、万圣节、教皇和主教团无误教诲权柄、Catholic的观念、次经和伪经、遗传、天特会议过百条咒诅等等。一般人认为天主教的所谓改变,只不过是准人读经(但不准人解经),准人传福音(为要与基督教争平衡),准人与基督教接触(其实是指「灵恩运动」,和与基督教进行的「大合一运动」)。我们知道,这些外表「做法」改变一点点是无济於事的,因为代表他们信仰的是「信条」。可是,天主教至今,连一条信条也不肯改变。(按:据说,美国近代出现一些所谓『福音派天主教徒』,因此J.I. Parker等人认为,为了支持这些『福音派天主教徒』,应该与天主教对话。我们却要指出,这些『福音派天主教徒』若然真的照圣经信了耶稣,成为得救的基督徒,就不应该再以天主教徒自称,应该离开天主教,改称为更正教徒才对。我们猜测,这些所谓『福音派天主教徒』只不过是在一部份信仰上不同意於梵蒂岗而已,他们认为其余大部份信仰还是以天主教为特征,所以他们才保留自称为天主教徒。再者,我们又怀疑JI Parker的回答不诚实,因为如果真是为这群『福音派天主教徒』而与天主教对话,就不应该先后两次与『梵蒂岗』方面簽署“Evangelicals and Catholics Together”宣言,而且第二次簽署还是在「信仰」上簽署联合的。


教皇道歉连一句也没有关系信仰上有错谬:天主教教皇虽然在去年向全世界道歉,却没有承认自己在真理上有错谬,只将责任归咎部份天主教徒。不错,现今的教皇有很大的改变,他甚至公开宣布接纳「创造进化论」;他按立了历史总和那么多位天主教圣人,被天主教人士批评为「圣人制造工厂」;他又按立了差不多相等于全世界主教总和一半那么多位主教,被人怀疑他是为巩固自己势力和某种特殊目的而作的;他花了上亿美元来制作一大批卡通录影带,送给东欧的回教徒,说马利亚在花地玛显现时曾提及回教某一个圣人是马利亚的亲属云;他又派许多专人沿着十字军东征的路线,逐家逐户向回教徒「道歉」,很明显是为要拉拢他们;他又广泛而大肆地与基督教各教会,各宗教领袖,举行多次大型的联合会议;最叫人触目的,是他竟然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屠杀犹太人,异端栽判和十字军所在历史上杀尽千百万不同信仰的人而在电视中向全世界公开道歉,然而,他的道歉只归咎部份不良的天主教徒所为,连一句也没有提及,是因为天主教在信仰上有错谬所致。


狂傲的态度连一点也不肯降卑:有许多人认为教皇为人谦卑,和譪可亲。但这只不过是他的外表而已,他到现在还是以「教皇」自居(有人认为Pope不应该译为教皇,乃应译为教宗。其实Pope这字的原意是「父亲」,但其行径和权力实实在在是「教皇」,因为举世人人皆知,梵蒂岗是一个国家,各国有领事馆设於其中,它里面有自己的钱币,有自己的邮政。教皇所戴的冠冕原是古波斯王朝君皇所载的三层冠冕,而波斯皇的冠冕是立为波斯人的「王」和「神」而用的。教皇到现今还是没有放弃全世界的政治影响力,更没有放弃「教皇无误」的权柄。天主教认为教皇的地位就是代表「基督在世上的地位」,是世上没有任何法庭,任何政权,任何君王可以审判他的。他曾经在历史上与欧洲列国选出来的大帝联合,组成「神圣罗马帝国」,大帝代表世俗最高的权力,教皇则代表属灵最高的权力。并且教皇一直认为自己的权力比大帝的权力更高。不少神的仆人指出,教皇现在正筹备一切,拉拢各大宗教,好与欧洲联邦即将选举出来的「总统」联合,重组「神圣罗马帝国」。


天特会议百条咒诅(参注1),连一条也不肯废除:1545-1563AD天主教因为在三十年争战中打不过支持宗教改革的欧洲北方联盟国,於是就召开着名的「天特会议」,通过超过一百条「咒诅」,要「咒诅」信义宗教会领导的宗教改革运动(时至今天已经四百多年了,这些「咒诅」完全没有带给基督教任何祸害,可见神并不与他们同在,叫他们的咒诅有效)。现今教皇公开向全世界道歉,然而,教皇完全没有为这一百多条咒诅道歉半句;再者,梵蒂岗又在1963-1967AD藉著名的的「第二次梵蒂岗会议」来推动宗教合一运动,然而在这次会议的一开始,天主教不但没有收回这一百多条咒诅,反而立即加以「确认」。试问这种态度是改善了吗?


杀人之多,无一被杀者被平反:天主教的异端裁判所在欧洲各国杀人无数,据说,单单在西班牙一个国家,就杀了六百万。天主教的十字军也杀人无数,据说单单在法国南部就杀了五百万与天主教不同信仰的教派“Algenses”,另外又在德国南部杀了六百万“Waldenses”,只剩下极少数逃上阿尔比斯山,躲藏直到近代才敢出来。据说这派信徒的信仰非常接近我们平安福音堂的信仰云。另外,在三十年宗教争战中,德国死亡的人数竟然多达全国一半以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天主教又支持希特勒屠杀犹太人六百万。如果将历史所有被天主教杀害的人数加起来,相信世上再找不到任何一个暴君,或一个邪恶的组织杀人多过天主教的。然而,天主教教皇在最近向全世界公开道歉,只将责任归咎「一些不甚明白教理的天主教徒」,完全没有为这些殉道者「平反」,或承认自己在信仰上有任何过错。这怎算得上是真心道歉?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天主教的公开道歉行动是另有所谋的,因为她要推行宗教大合一运动,若不道歉,这运动势必难以成功。


马利亚的属灵地位不断被提升(参注2):如果说天主教有了很大的改进,那是指他们越来越将马利亚的属灵地位提升,这是不错的。马利亚在历史上被称为神之母、天后、女中保、万福童贞马利亚……等,到了1856年更通过「马利亚无罪成孕信条」,到1950又通过「马利亚升天信条」。其间,天主教不断发放出马利亚在各地显圣的传闻,并且借着这些所谓显圣的事蹟,不断肯定过往一些未经证实的信念。我们应该希奇,天主教对马利亚的敬拜和尊崇如此之高,信义会和所有愿意与天主教合一的福音派教会领袖们,为甚么不追问这一点就表示与天主教合一呢?就以温伟耀为例,他对笔者说:「我其实不赞成卢云神父的马利亚神学观念的」,但温伟耀却在他著的书中公认「卢云神父比基督教历史上任何一位神的仆人更伟大,是温伟耀最敬佩的属灵导师」。


我们认为天主教现行所传的福音,是完全不可能叫人得救的。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现今的教皇和主教们,并绝大部份天主教徒都是未得救的假基督徒。所以,「信与不信的不能同负一轭」的经训仍然生效。我们又认为,如果在天主教里面真的有人不按天主教教义信主,乃按更正教的教义信主,这些人是应该立即离开天主教,不应再以天主教徒自称;他们一天若以天主教徒自称,就表示他们仍保留有天主教特色的信仰,以至他们不能认同和归入基督教任何宗派教会,所以我们认为这样的人是仍未得救的。我们根据圣经的预言,有非常高的把握(虽在法理上不能百份之百证实,亦相信非常接近百份之百)知道,天主教就是启示录所预言的大淫妇,其合一运动的最终目的,是为「假先知和假基督」舖路。因此,我们认为普天之下所有异端之中,「最危险、最错谬的异端」就是天主教。


— 转自吴主光牧师网站

1100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