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埋葬巴特的新正统:既不新也不正统(史普罗,小草译)

更新日期:4月 3

作者:史普罗(R C Sproul)译者:小草


译序:本文译自史普罗牧师的三篇有关巴特新正统的文章。在史普罗的神学课程里,有一堂是专门讲巴特的新正统 《Neo-orthodoxy and the Canon of Scripture》。在这堂课里,史普罗说,他不是来赞扬新正统,而是来埋葬它(见下面所附视频截图)。新正统拒绝接受圣经是神启示的无误客观真理,本质上还是神学自由主义。



既不是新的也不是正统的 (Neither New nor Orthodox )


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太22:37)


据说,卡尔·巴特(Karl Barth)的《罗马书注释》,在20世纪初发行时,好比是在神学场地投下了一颗炸弹。 这让我们对他的重要性有些了解,因为巴特被认为可能是他那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系统神学家,以及新正统(neo-orthodoxy)神学最重要的倡导者。 当时,巴特和其他新正统神学家正在对19世纪的新教自由主义作出回应,新教自由主义在很大程度上否认超自然,并企图清除信仰里的教义内容,将信仰定义为“绝对信赖的感觉” (feeling of absolute dependence)。 新教自由主义强调“上帝是普世之父,人是普世弟兄”,认为人类基本上是良善的。 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证明了这种幼稚的神学是愚蠢的,正当19世纪自由主义开始衰落时,新正统进行了大量的工作。


值得称赞的是,新正统试图恢复神的超越和基督教的超自然性。 然而,新正统思想走得不够远,很快就陷入了神学自由主义之中,与它所反对的没有什么不同。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拒绝圣经作为客观的,无误的,和命题式的真理。 新正统神学家否认圣经本身就是上帝的道,并且将真理重新定义为与基督“相遇”的存在主义式的经验。 新正统的圣经观是,圣经不是上帝的道,但圣经包含上帝的道,当圣经使我们与基督相遇时,圣经才成为上帝的道。


当然,圣经的目的之一就是把我们带进耶稣的救赎里,但是新正统将基督与祂的道分离,就建立了错误的二分法。 我们“拥有”基督的唯一方法就是藉祂的道,如果祂通过圣灵的默示将圣经赐给我们,那么圣经就是完全真实的上帝的道。 实际上,我们只能通过圣经中的命题来认识救主。 我们要热切地研究这些命题,因为我们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上帝(太22:37-38),否认圣经是无误的、命题式的启示,实际上就削弱了对神的爱。 毕竟,如果我们不能相信祂已经启示的一切,那么我们如何才能相信祂呢?


新正统仍然在那些拒绝圣经无误的人里面存在。 但是,新正统既不是新的也不是正统的。 新正统与历史的基督教在圣经观上大相径庭。


Coram Deo


所谓的圣经之战尚未结束。 我们看到人们还在怀疑圣经的真实性,且常常是以帮助不信者来相信基督的名义。 如果我们使人们把圣经看低,我们就会使他们也看低启示圣经的救主。 愿我们坚定地相信圣经是上帝的道,能以尊荣基督的方式来捍卫圣经。


注:译自《Neither New nor Orthodox 


新正统的观点 (The Neo-Orthodox View)


耶稣却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


在20世纪初,两位欧洲神学家对19世纪的自由主义展开攻击。19世纪的自由主义者轻视圣经的见证,并按照他们自己对所该发生事件的构想来去除圣经的证据,试图藉此来寻找“历史上的耶稣”。 他们使用“文学科学”(literary science)来“证明”圣经只是人类对上帝的看法的作品集,而根本不是上帝的道。


攻击这一想法的两位神学家巴特和卜仁纳(Emil Brunner )被称为“新正统”,因为他们似乎是肯定正统基督教,反对更自由的观念。 他们主张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道,但他们这样说所指的意思却是与真正的基督教根本不同的。


巴特和卜仁纳在客观的意义上否认圣经是上帝的道。 他们说圣经最多只是人类文献的集合。 他们说,上帝利用这些人类的文献与读者建立“ 相遇”,因此,当我们阅读圣经时,圣经就成为上帝的道。 巴特认为,圣经是充满了事实上的错误,但是阅读圣经会激发与神的“相遇”。


然而,正统的基督教坚称圣经在所有方面都是客观正确的,同时也坚持我们必须与上帝有个人的关系, 无需使圣经的真实性与人和上帝的关系相互抵触。 无论我们是否接受圣经,是否与耶稣基督相遇,圣经都是真实的。 不论我们是否对圣经有所回应,圣经所说的都是启示性的,并且是真实的。


巴特一生都在担心人类犯错。 “人皆有过” (To err is human)是他最喜欢的格言之一。 巴特似乎从未意识到这完全是因为有罪的人容易犯错误,人倾向于竭力压制上帝的真理,所以上帝有必要监管圣经的写作并确保其没有错误。


Coram Deo


仅仅因为人类会犯错并不意味着他们必须或会在每种情况下犯错,它不是人类状况的必要成分。 我们都可以通过拼写和简单的数学测试。 如果巴特是对的,那么他自己也会犯错,因为他也是人。 感谢上帝的无误之道和祂赐的心思。


注:译自《The Neo-Orthodox View》 



新正统 (Neo-Orthodoxy)


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 神。 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 (太22:37-38)


如果你问学者,谁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神学家,有些人会回答 Karl Barth 卡尔巴特。巴特是二十世纪上半叶新正统派最重要的倡导者,他的作品至今还在继续影响教会。


新正统是对十九世纪新教自由主义的反动,自由主义否定圣经的超自然性,并将信心定义为只是一种“绝对信赖的感觉”。两次世界大战的恐怖致使自由主义的这种观点破产,从而导致了巴特和其他人试图恢复圣经在教会中的声望。


虽然新正统的神学家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他们并没走得足够远。虽然新正统并不否认圣经的超自然属性,但它却否认圣经所说、所教导的是客观的、无误的真理。它的支持者将真理重新定义为“相遇”或“事件”。对于新正统来说,当圣灵使用圣经的话语使我们与基督相遇时,圣经就成了神的道。他们说,在上帝的启示里,圣经从来不是客观真理的来源,因为上帝只是在救赎历史和今天与我们的互动中启示祂自己。


新正统认为,对基督的热情来自于与活着的基督的热烈相遇,而不是来自于对教导的真实性的接受。然而,事件和教导之间的这种二分法是错误的。圣经从未叫我们毫无热情地学习它的教导。正如今天的经文所教导的那样,我们要尽心地来爱上帝,这就涉及对所教导的真实性的学习。


而且,虽然上帝确实在救赎历史的事件中启示了祂自己,但这些事件本身并不足够。我们还需要对这些事件进行权威的、教导性的解释。耶稣基督,上帝活泼的道在祂生命的事件中启示祂自己,也在正确地解释这些事件中启示祂自己(路加福音24:36-49)。如果没有对这些事件的正确解释,我们永远不会完全理解这些事件(约翰一书1:1-4; 5:20)。


Coram Deo


我们要记住,真正的信仰不仅仅是对圣经教导的赞同。也是对主耶稣的活泼和主动的信靠。然而,我们绝不能将这两件事分开,因为我们不能在不信靠耶稣的情况下真正赞同圣经的教导,我们也不能在没有被圣经教导说服的情况下真正信靠耶稣。当你努力捍卫圣经权威时,请记住,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有一个坚固的信靠耶稣的根基。

注:译自《Neo-Orthodoxy

61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