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灵恩派对圣灵的亵渎:将撒旦的工作归给圣灵(麦克阿瑟)

更新日期:5 天前

作者: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


当代人们是怎么放肆地滥用圣灵,甚至亵渎他的圣名的呢?他们将那些圣灵没说过的话、没做过的事、没带来的经历,统统归在他名下;将那些并非圣灵的工作,也归在他名下。太多的人类经历、情感化的经历、怪异的经历、魔鬼式的经历,都被说是来自于圣灵。号称圣灵透过异象、启示、天上来的声音、超自然方式、异梦、方言、魂游象外的经历、天堂之旅、膏抹、神迹等给予的信息——所有虚假、所有谎言、所有欺骗,统统都错误地归给圣灵。


神不想要被以不正当的方式来受敬拜。神想要以他所是、以他曾经揭示的所作所为,来受敬拜。很多人正在滥用圣灵,无耻羞辱圣灵,宣称他说过甚么事情、做过甚么事情;这些人正在说那些、做那些与圣灵毫无关系的事情。如此滥用圣灵,是一个不顾后果的运动。这是一个令人蒙羞的、危险的罪。事实上,羞辱圣灵的想法,本应该令任何会思考的人恐惧。我想,人们对上帝说甚么或做甚么、对基督说甚么或做甚么的兴趣,没有对圣灵那么大;好像那些被归于圣灵的事情是毫无限制的。

理解这件事的一种方式,就是将它与我们在例如马太福音第12章所看的作一个对比。以色列的领袖犯了不得赦免的罪,这个不得赦免的罪是甚么?就是将圣灵的工作归给撒旦。大家还记得吗?马太福音12:31-32,将圣灵的工作归给撒旦。今天所做的事正相反。将撒旦的工作归给圣灵。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将撒旦的工作归给圣灵。


撒旦还活着,并在欺骗中、虚假的神迹中、坏神学中、撒谎的异象中、撒谎的异梦中、撒谎的启示中、从中获取金钱、权力和影响力的假教师中工作。撒旦还活着,并且活得很好,而撒旦的工作正在被归给圣灵。这是一项严重的亵渎,正如将圣灵的工作归给撒旦是一项严重的亵渎一样。

最新一波吸引目光,进入国家新闻的,是一种新形式的灵恩狂热;它羞辱圣灵,称为「新使徒改革」(New Apostolic Reformation)。顺带说的是,这其实并不新,也与使徒无关,也不是一场改革。它就像葡萄坚果,既不是葡萄,又不是坚果。它有点像基督教科学派,既不基督教,又不科学。「新使徒改革」并不新,也与使徒无关,也不是一场改革。但它是一场迅速扩大的运动,由一些又老、又惹麻烦的假教师、假领袖所发起,就像这几十年来灵恩狂热那样,总是羞辱圣灵,总是羞辱圣经,总是宣称神迹奇事、异象、异梦。他们包括彼得·魏格纳(Peter Wagner),堪萨斯城「先知」(the Kansas City “Prophets”),毕麦克(Mike Bickle),翟辛迪(Cindy Jacobs),路恩果(Lou Engle),等等等等。

事实上,这场运动发展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如今他们已经拥有五十个州的网络。这是一种新的灵恩狂热,就像服用类固醇一样。一个作者说,这就像打了肾上腺素一般的灵恩狂热。他们的基本宣称是这样的:圣灵已经向他们启示,在2001年,我们进入了第二使徒时代。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长久已经失去的新约先知和新约使徒的职分,已经重新恢复,圣灵已经将先知的能力、使徒的能力和权柄,给予2001年以来新一代教会中的某些人。这在我看来太怪了,使徒竟然会将这些给予那些神学不符合圣经且完全异常的人。我很确定,圣灵不会为这些假教师作证,所以我们知道这不是圣灵,而不过是他们的宣称。但圣灵为这一切受到责备。

例如,他们拥有与使徒同等的权柄,他们有和使徒一样的能力,透过圣灵来行神迹、来发挥能力;他们从2001年起拥有这些。其中一些人属于先知的范畴,其中一些人属于使徒的范畴。他们说出圣灵启示给他们的话,带有的权柄,与使徒所拥有的一样。这种权柄和能力已经在这个世界上表明出来,因为其中一位使徒制止了德国的疯牛病——他自己这么说。这场运动的标志是高度且过量心醉神迷的、奇怪的行为。感觉主义横冲直撞,各种疯狂的启示和行为。魏格纳是发起人,正如他这些年早已卷入各种越轨行为一样,其中包括了启动「教会增长运动」,给了实用主义运动以生命,这场运动如我们所知实在到处都有。他们的影响力一直增长,最近已经进入政治领域了。

灵恩运动假造了圣灵,制造了一个金牛犊,他们围着金牛犊跳舞,仿佛那就是圣灵。这是一种虚假形式的圣灵。他们剥夺了圣灵。没有人说什么来反对他们。不然那就是分裂、没有爱心、好争吵。这是为何辛班尼这么说我;他说:「如果我有自己的方式,我一定会拿出圣灵的机关枪,打爆麦克阿瑟的脑袋。」你不被允许质疑他们所说关于圣灵的任何事。


--- 节选自《现代版本的亵渎圣灵


相关博文:

《把握时机》课程竟然采用假使徒彼得.魏格纳的错谬言论

危险的启发课程:与极端灵恩派共舞,为宗教大合一铺路

《生命季刊》同工陈宗清:竟然对假师傅和灵恩派持肯定的态度

劣迹斑斑的远志明:偏离基要教义,与灵恩派合作

538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