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评析卡尔.巴特的《与祂同在的罪犯》:明确的普救论异端

作者:小草


卡尔.巴特(Karl Barth , 1886 -1968)在神学上是个非常有争议的人士,有些人称他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神学家,神学巨人,教父,与奥古斯丁,路德,加尔文并列。但是,一些正统的神学家和牧者则把巴特视为异端而加以批判,比如,范泰尔,钟马田,史普罗,约翰.麦克阿瑟 都认为巴特的神学并不是正统的,本质上是自由派。但是,有些推崇巴特的人则说,范泰尔误读了巴特,以致对他的批判并不够客观,倡导应当自己去听听巴特究竟说了什么。


1957年的受难节,巴特到巴塞尔(Basel)的监狱去向囚犯讲道,讲道题目是《The Criminals With Him,与祂同在的罪犯》。这篇讲道文稿收编在巴特的这本书里:《Deliverance to the Captives,释放被掳的人》,2010年出版,第75 - 84页(如下图所示)。巴特于1968年去世,他的这篇讲道可以算是他晚期的作品,其中的观念就不是他早期的,以免有人说他后来的观点不是这样的。


本文将对巴特的这篇讲道做些粗略的评析。巴特这篇讲道主要是在讲解这节经文:“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 (路23:33)


巴特说,两个罪犯与耶稣同钉十架,意味着这是第一个基督徒团契,第一个确定的、不可分割的、和不可摧毁的基督徒群体。


巴特对此的解释是:虽然之前有使徒和耶稣同在,但在客西马尼园时,他们却不能同主一起警醒,而是睡着了;在耶稣被捕后,彼得三次不认主;犹大为三十两银子出卖了耶稣。相比之下,在耶稣边上的这两位被钉在十架上的罪犯,既不能睡,也不能逃走,而是被迫在十架上看着耶稣。事实上,这就是第一个基督徒群体。祂和他们,他们和祂,被捆绑在一起,不能分离,在永恒里也不能分离。


巴特就凭着这两名罪犯是与耶稣同钉十架,就得出他们从此都会与耶稣同在了。但是,根据圣经,这两位罪犯,只有一位得救了,因为主耶稣清楚地对他,也只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 (路23:43)而另一位罪犯不仅没有认罪悔改,还讥诮耶稣,“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 (路23:39)


巴特的救赎观一直是神学界争论的话题,有的认为巴特主张普救论,有的则认为并非如此。但是,在巴特的这篇讲道里,他所流露出来的普救论观点是十分清楚的。因为,他接着又更进一步地说到,“通过十字架上的这个人(耶稣),上帝取消并清除了我们人类所有的罪恶;祂在耶稣基督里献上自己,使世界与自己和好;他拯救了我们,使我们得自由,为了让我们活在祂永恒的国度里。”


耶稣的代替性受死,并没有清除人类所有的罪,否则就没有人需要下地狱受罪的刑罚了。但巴特认为人类一切的罪都被取消了,所有的人都能活在神永远的国度里。所以,他当然也就认为十架上的两个罪犯也能进神的国度。


如果这还不足以证明巴特的普救论观念的话,再看他接下来说的。巴特说,“耶稣为这两位罪犯死,祂不是为良善的世界死,而是为罪恶的世界死;不是为虔诚的人死,而是为不信神的人死;不是为义人死,而是为不义的人死;为所有的人的释放、得胜、和喜乐,使他们得生命。 这与耶稣两位同钉十架的人,不可否认的,他们是罪犯,是邪恶的,不信神的、不义的人。”


耶稣确实是为罪人死,经上说,“唯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 (罗5:8)但是,只有认罪悔改的,罪才能被赦免、被清除。那些不信的、不认罪悔改的,他们的罪并不会被赦免。经上说,“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路13:3)“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希2:3)虽然耶稣是为罪人死,但不认罪悔改的,罪就不得赦免,结局是灭亡,不能进神的国度里。但巴特却没有说罪得赦是有条件的,在他整篇的讲道里,他完全没有说到认罪悔改,更没有呼召听众要悔改,而是说所有人的罪都被赦免了,都能进神的国度,这就是道地的普救论异端的说法!


巴特还引了一节经文来证明这两位罪犯是得救的,他说," ‘But if we have died with Christ, we believe that we shall also live with him。’ wrote the apostle Paul (Romans 6:8). Now, these two thieves literally died with Christ, and theirs was the assurance that they were also literally to live with him。” 意思是,“使徒保罗说,‘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罗6:8) 现在,这两位强盗真的与基督同死,他们就有了真的与基督同活的保证。”


如果(罗6:8)这节经文说的与基督同死是指像这两个罪犯那样,与耶稣同时被钉在十架上的话,那么显然的,全人类除了这两个罪犯之外,就再也没有人能与基督同死了。简直不敢相信,巴特这位被当作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神学家,对经文的理解和应用竟然是如此的荒唐!


虽然,巴特在前面一再强调这两位罪犯是何等的特别,是第一个基督徒团契,甚至于连使徒都不如他们,而只能排在他们后面。但在最后,巴特却对他当时的囚犯听众说,“我们就是这样的人,我们所有的人,在这所被称为监狱里的你们,在这里你们带着所有的负担和你们特殊的经历,我们其他的在外面的人有不同的经历,但是,相信我,他们也处于同样的困境中。在现实中,我们都是这些人,这些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罪犯。”


既然巴特说,十字架上的罪犯得救了,所以,他现在这样说,就是告诉他的听众,他们也都是得救的了。不明白巴特这是什么逻辑,竟然会把所有的人都说成是那两位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罪犯?对此,他也就只能让听众相信他就是了,没有什么逻辑,也没有什么理由可讲的。这岂不是随随便便就指鹿为马的作风吗?


巴特虽然也指出,这两位罪犯很不一样,但是他说,“This is certainly an important and notabl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criminals. But we shall not dwell on it today. For the difference is not important enough to invalidate the promise given so clearly, so urgently to both of them, indeed without distinction。” 意思是,“这当然是这两个罪犯之间的一个重要和显著的区别。但我们今天不应纠缠于此。因为这个区别并没有重要到以致给予他们的应许失效,给他们的应许是如此的清楚和迫切,所以,实际上这两个罪犯也就没有区别。”


这两个罪犯根本的区别就是在于,一个为罪痛悔,信靠耶稣,另一个不信耶稣,也不怕神。但巴特认为神给他们的应许都一样有效,不会有什么不同。可见,认罪悔改、相信耶稣,对巴特来说,都不是必须的。所以,巴特所传的不是真福音,而是欺骗人的假福音。


巴特在这篇讲道里,是一再地、清楚地流露出他的普救论观念。我看到一些文章里说到,当巴特被问到他是不是普救论主义者时,他那句让一些人津津乐道的回答是,“I don’t teach it (universalism),but I don’t not teach it。” 意思是,“我不教普救论,但我不是不教它。” 这就是巴特的风格,他可以既说是也说不是。主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 (太5:37)


有人评价巴特常常自相矛盾,不诚实,思维混乱,让人捉摸不定。在我亲自看了巴特的一些文章和书籍之后,我表示很有同感。

28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