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阿民念是不是异端?不是!(Godfrey,史普罗,小草译)

更新日期:4月 20

作者:罗伯特·葛福雷(W. Robert Godfrey) 译者:小草


译序W. Robert Godfrey(罗伯特·葛福雷)博士是史普罗牧师所创办的利戈尼尔事工(Ligonier Ministries)的神学教师,是加州西敏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的第三任院长( 1993 - 2017)和教会历史教授 (从1981年开始)。葛福雷是改革宗牧师,加尔文主义者。在此视频里他回答阿民念主义是不是异端,本文是根据他的讲话翻译的。

在多特会议(Synod of Dort)上,有人问威廉·艾姆斯(William Ames,1576-1633年)这个问题。 我写了一本关于多特会议的书,其中谈到了威廉·艾姆斯。 他是一位伟大的英国清教徒,因为他不愿服从英格兰公理会,他就逃离英格兰,到荷兰定居。


威廉·艾姆斯 在17世纪初期担任多特会议主席的私人秘书,有人来找他说:“阿民念主义是异端吗?” 这在旧的异端意义上是指,“阿民念主义是不是一种严重的神学错误,以至于它将使人不得救?” 艾姆斯,这位坚定的加尔文主义者和坚定的清教徒回答说:“不,阿民念主义不是异端,但它是倾向异端的严重错误。”(英文原话:No, Arminianism is not a heresy, but it is a serious error tending to heresy)


从1609年雅各·阿民念( Jacob Arminius,阿民念主义之父)逝世到1618年多特会议,在这9年间,阿民念主义己激进化,变得越来越接近伯拉纠。 因此,艾姆斯感到阿民念主义是一个不稳定的神学立场。 它可能是一个试图强调恩典的立场,但通常最终会越来越强调自由意志。 它倾向于专注在人的回应上,而不是专注在神上。 越专注人的回应,就越容易陷入人本的宗教的异端里。

几年前,巴刻(J. I. Packer) 撰写了一篇非常有帮助且有洞见的论文,名为“ Arminianisms”(阿民念主义)。 他谈到了他称为的“rational Arminianism”(理性的阿民念主义),这种理性的阿民念主义越来越趋向伯拉纠主义(Pelagianism )和其他的错误,例如Socinianism(索齐尼主义),这是一种理性主义。 然后,巴刻将“理性的阿民念主义”与他称为的“evangelical Arminianism”(福音派的阿民念主义)进行了对比,特别是与约翰·卫斯理有关。 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始终强调恩典为首,他想给自由意志留些余地,但他也教导基督的恩典和工作。巴刻说得对,这两种阿民念主义差别很大。


因此,必须看你所面对的是哪种阿民念主义。 最激进的阿民念主义可能成为异端,但强调恩典和责任的阿民念主义则可能是福音派的。


:史普罗牧师在他的书《Willing to Believe: The Controversy Over The Free Will》里有关阿民念主义是不是异端的一段话,截自Phil Johnson 的推文。

史普罗牧师在上面这段话里说:


每个基督徒都有错误的思想,我们的神学观是有误的。在我们思想里,任何偏离纯正的、圣经的范畴都可被粗略地认为是“非基督教的”或“反基督教的”。我们的思想里具有非基督教的成分并不一定就会得出我们不是基督徒的结论。

我赞同巴刻和Johnston 的观点,阿民念主义拥有非基督教的成分,在信心和重生的关系上阿名念主义者的观点根本上是非基督教的。

阿民念的这个错误是不是严重到不得救呢?人们常问我阿民念主义者是不是基督徒?我通常回答,“是的,勉强是。” 他们是缺乏一致性的基督徒。


附:《多特信经》

华人改革宗里不少人说《多特信经》定阿民念主义为异端,但这不是事实。《多特信经》是判定阿民念派五点为错误,而不是为异端。应该还原事实真相,不要再想当然地、不加查验地误传下去了。


相关博文:

阿民念与加尔文主义者之争属基督徒内部争论(史普罗,小草译)

史普罗在神学会议上说,婴儿洗礼分歧需要宽容对待(小草译)

无法证明圣经有命令婴儿洗礼(史普罗,小草译)

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化:从钱曜诚到吴卫真、何奇伟和孙宏广

32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