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安息日会源于假预言,基于假先知,偏离基要教义(Busenitz,小草译)

更新日期:3月 22

作者: Nathan Busenitz ,译者:小草


何为安息日会?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始于一个独特的运动,最初是由一位名叫威廉·米勒(William Miller,1782-1849)的普通传道人开始的。米勒开始对圣经(尤其是对但以理书8:14)进行个人研究,这使他确信基督将在1843年3月21日至1844年3月21日之间回来。 当他的这个预言失败时,米勒和他的跟随者重新调整日期,他们宣称耶稣第二次降临的日子是在1844年10月22日。 但是主并没有在1844年10月22日回来,米勒的跟随者(被称为米勒信徒)经历了他们所谓的“大失望”。大多数米勒的跟随者意识到他的预言是完全错误的。 但是一小部分米勒信徒坚持认为,米勒所确定的日期不可能是错误的,安息日会就是从这一小部分米勒信徒产生出来的。 他们声称米勒的错误不在于他的数学计算上,而是在于他预计那一天所要发生的事。 因此,他们得出结论,有重大的事件发生在1844年,尽管不是基督的第二次降临。 腓利·强生(Phil Johnson,约翰.麦克亚瑟 教会的牧师)指出了,这种源于错误的预言建立宗教运动的讽刺性: 19世纪40年代初期,米勒信徒发起的运动已发展成一种巨大的国际现象。在1843年的五个月里,仅在纽约就分发了600,000份米勒信徒的出版物。人们卖掉自己的房屋,把他们的财产送给人,放弃他们的生计,以表明他们对威廉·米勒的预言的信心。 当然,基督并没有在米勒活着的时候回来;也没有在那个世纪回来。 米勒试过一两次调整日期,但是他本人放弃再调整他的计算来保持这种期望。最后,米勒在困惑和幻灭中去世,他自己从未加入安息日会。 迄今为止,安息日会信徒将米勒对基督第二次降临的错误预言称为“大失望”。安息日会就是建立在这样一个看上去摇摇欲坠的基础上,这个基础就是一个虚假的预言,这个假预言以失望和信徒在全世界面前的难堪而告终。 但是,安息日会运动却从“大失望”中产生出来。 安息日会信徒相信1844年10月22日发生了什么? 根据安息日会的教导,基督作为教会的大祭司目前正在天上从事赎罪和调查审判的最后工作。 1844年10月22日,基督从天上的圣所进入至圣所,以完成赎罪的工作。 安息日会正式的教义是这样解释的: 天上有一个圣所,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手所支的真帐幕。基督在其中为我们服务,为了使信徒能获得祂在十字架上,只一次献上的赎罪祭的好处。祂升天时,即就任我们的大祭司,并开始祂代求的工作,这是地上的大祭司在圣所中的工作所预表的。在主后1844年,2300日预言时期结束之时,祂进入了祂赎罪工作的第二阶段,也是最后的阶段,这是地上的大祭司在至圣所中的工作所预表的。(基本信仰第24条,小草译注:此信条是从安息日会中文信条复制而来的,并非我的翻译) 米勒错误的预言却得到了一位名叫爱伦·哈蒙(Ellen Harmon,1827–1915)的年轻女子的创造性的解释,该女子声称在1844年“大失望”后不久,就开始经历异象。 哈蒙被认为是先知,婚后名叫怀爱伦(Ellen G. White)。从此,怀爱伦开始多产的教导和写作生涯,她对圣经的解释和所谓的启示成为安息日会运动的主要基础。 今天,全世界大约有1800万安息日会信徒。 福音派如何评价安息日会运动? 一些福音派人士认为,安息日会应该被公认为只是另一宗派。 但我不同意。 历史上,福音派和基要主义者将基督复临安息日运动视为邪教。 尽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宗教大联合的精神已经渗透到福音派里,但是,官方的安息日会神学仍然存在重大的缺陷,这是福音派基督徒应该认真考虑的。 我对安息日教义的三个最大的担忧如下: 1。对基督赎罪之工的理解是不符合圣经的 新约圣经说,基督的赎罪工作已在十字架上彻底完成(约19:30)。 主耶稣在完成降世的使命之后,已胜利地坐在了天父的右边。 希伯来书的作者清楚地说: 凡祭司天天站着事奉神,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 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了他的脚凳。 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 (希10:11-14) 任何关于基督需要在天上执行额外的赎罪工作的观念(正如安息日会神学所教导的)都与这些经文相违背,并且低估了基督在各各他所成就的一次永远的赎罪功效。


安息日会神学存在重大缺陷,这是应该使福音派基督徒认真考虑的。在旧约里,当大祭司在赎罪日进入至圣所时,他是进入到神的荣耀中。(利16:2) 安息日会教导说,基督一直到1844年10月22日才进入天上的至圣所,这就错误地暗示主耶稣直到那一天才进入到神的荣耀同在中, 但这显然不是圣经所教导的。(徒7:55-56;罗8:34;弗1:20;歌3:1; 彼得3:22)

以色列的大祭司一旦进入至圣所后,就会迅速完成他们的职责,然后就离开。 作为罪人,他们不被允许在上帝的面前逗留。 但是,当主耶稣进入天父的同在时,祂坐了下来(可16:19,路 22:69,希1:3,8:1,10:12,12:2),这不仅是因为祂是完美的, 还因为祂的赎罪工作已经彻底完成。


基督通过祂在各各他的救赎之工,使所有属祂的人得以进入神的同在中(来4:14-16; 10:19-20)。 分开圣所和至圣所的幔子在基督死时被撕裂为两半(可15:38),而不是十八个世纪之后才被撕裂的。 声称耶稣等到1844年才进入天上的至圣所,是低估了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完全的、和最后的赎罪之工。


还应注意的是,安息日会的教义里说,耶稣的“调查审判”工作是祂最后的赎罪工作的一部分,但这是与因信称义的教义相违背的。 因为这种调查审判注重于基督徒所做的工作,这就削弱了信徒唯独靠恩典也藉着单单信靠基督得救的真理。


2。错把怀爱伦当作权威的女先知

作为福音派的基督徒,我们仅以圣经为最终的权威。 我们相信神所启示的是无误的,权威的,和全备的。(参见提后3:16-17) 因此,我们拒绝任何其他可能置于圣经之上或与圣经同等的属灵权威。 安息日会同样坚持认为圣经是他们唯一的信条。 但是,他们这样的主张却是可疑的,因为他们同时信奉怀爱伦的预言,他们把怀爱伦的的预言当作是教会的权威。 安息日会基本信仰第18条表达了对怀爱伦预言的固守:

圣经证明先知是圣灵的恩赐之一。这项恩赐乃是余民教会的一项特征,我们相信这项恩赐曾显现在怀爱伦的事工中。她的著作以先知性权威说话,带给教会安慰、引导、教训及督责。小草译注:此信条是从安息日会中文信条复制而来的,并非我的翻译)


安息日会运动通过将怀爱伦的著作当作是启示的和权威的,安息日会的教义不是建立在唯独圣经上。 实际上,怀爱伦的教导被放在圣经之上,因为安息日会是通过怀爱伦的教导来解释圣经。 正如Geoffrey Paxton所说:


我非常担心,安息日会这种对怀爱伦的使用方式,是对圣经的非新教的态度的一个见证。 我担心许多安息日会信徒都有罗马天主教那样的信念,认为圣经对普通的基督徒来说太难理解了。 他们就让怀爱伦来取代圣经,来告诉他们神说了什么。 (引自《安息日会信徒的摇摆不定》,156页)


腓利·强生(Phil Johnson)更直接地陈述了这个问题:

尽管大多数安息日会信徒都会淡化他们对怀爱伦著作的强调,但实际上,他们确实相信怀爱伦受到了神的启示,她的著作是启示的,是超过圣经之外的所有其他资源。 而且,由于安息日会信徒是通过怀爱伦的所谓启示的著作来阅读和解释圣经的,因此,她的著作在实际中比圣经具有更高的权威。 圣经根本不能用来纠正怀爱伦的错误,因为圣经是由她写的东西来解释的。  这就形成了明显的问题,这显然是没有达到福音派对圣经的权威性和全备性的肯定。 3。在律法上强调守安息日和饮食律来约束信徒 新约教导我们,摩西的律法已在耶稣基督里成全了(太5:17),基督徒不再旧约之下(路22:20,罗6:14,林后3:3– 6,加3:24-25,来8:6,13,来10:17-18,29)。 旧约有关饮食的律法(可7:19,使10:9-16)和遵守安息日(林前2:16)在教会时代对信徒已没有约束力。 坚持认为基督徒还必须遵守这些律法的,就构成了律法主义。 使徒保罗在歌罗西书2:16-17中清楚地阐明了这一原则: 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 尽管新约圣经中有明确的相反教导,安息日信徒仍坚持遵守安息日(星期六敬拜)和遵守一些饮食律法。 关于安息日,安息日会基本信仰第20条说: 上帝那永不改变之律法的第四条诫命,要求人依从安息日的主──耶稣的教训与作法,遵守这第七日的安息日,作为休息、崇拜与服务的日子。(小草译注:此信条是从安息日会中文信条复制而来的,并非我的翻译)

怀爱伦说,在末世的时候,那些在主日而不是安息日聚会的人会得到兽的印记,因此无法得救。 正如安息日会的一份出版物所解释的,安息日“是神圣崇拜的基础”,“圣经启示,基督教的遵守主日是起源于‘不法之人的隐意。’(帖2:7) )。”(引自《安息日会信徒所信的》第249、260页) 但这是与新约在一周的第一日聚会的例子相背,第一日是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日子。(太28:1,徒20:7,林前16:1-2,启1:10)


关于饮食律法,安息日会基本信仰第22条说: 除了适当的运动与休息之外,我们要尽可能采用最健康的饮食,并禁止食用圣经所指明的不洁净的食物。(小草译注:此信条是从安息日会中文信条复制而来的,并非我的翻译) 此信条引用了利未记11,作为对这一教义的圣经根据。这就是为什么安息日会信徒主要是素食者的原因。 但是,对遵守安息日和饮食律法的坚持则同样带着律法主义的痕迹,这是新约时代假师傅的特征。(参歌2:8-19,提前4:3-5)犹太人同样坚持要求基督徒必须遵守摩西律法的一些方面(徒15:1,5,加2:2-9)。保罗在加拉太书1:8–9中直接回应了这种律法主义者: 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这些话是很严厉的。但是这些话不是我说的,而是圣经对任何将守律法添加到恩典的福音里的人的判定。 谨慎查考安息日会神学 应该指出的是,安息日会赞同其他一些非正统的神学特点(例如灵魂睡觉:基本信仰#26,恶人消亡:基本信仰#27),以及(至少在历史上)坚持他们是唯一的真教会)。 然而,安息日会与基督教分离的主要问题是:(1)他们对基督赎罪之工的非正统观点; (2)他们不合理地抬高怀爱伦的预言; (3)他们在律法上坚持信徒必须遵守安息日和摩西的饮食律法。 所有这三个问题都触及到基督教信仰的根基教义。 出于这个原因,福音派人士应该非常谨慎地看待安息日会神学。 经查考,安息日会的教义特色未能达到符合圣经的正统信仰。 注:作者Nathan Busenitz 是 Master's 神学院(注:麦克阿瑟牧师是此神学院的院长)的神学副教授。 英文原文发表在 Master's 神学院的网站上:Evaluating Seventh-day Adventism

72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