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防备曾邵愷对异端巴特的欣赏和推荐给教会带来的危害性

更新日期:4月 12

作者:小草


卡尔巴特(1886年–1968年)是异端新正统,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实际上,巴特不只是新正统,而是新正统的鼻祖。显然的,能成为一套神学体系的鼻祖,必然是位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也必然有其独特的思想。但是,虽然巴特也被认为是位了不起的神学家,甚至常常被当成是基督教的出色的神学家。但他实在不是正统基督教的神学家,而是新正统神学家。虽然新正统看起来很像是正统,甚至让人以为是正统的改进版,是比正统更正确的新版。但事实是,新正统不仅不是正统,也不是比正统更正统,而是异端。


巴特年轻时在德国受自由派神学的训练,但在一战时,他发现自由派神学显得苍白无力,无法给战乱中的人真正的安慰,于是他转向学习加尔文神学,企图重建神学。但是,巴特既没有彻底抛弃自由派神学,他仍然接受高等批判,他否定圣经的无误性,否定圣经是神的话。同时,他也没有完全接受加尔文神学,但却采用了不少加尔文神学的用词,并赋予了不同的意思。巴特的新正统神学(Neo Orthodox Theology),也被称为危机神学(Crisis Theology),辩证神学(Dialectical Theology)。


巴特的神学并不是以圣经的启示为根基,不是为了建立符合圣经的神学,所以不受圣经的规范,而是为了与自由派神学抗衡。只要他觉得能解决自由派神学的缺陷,能显得雄辩,那么他的目的也就基本达到了。所以,从巴特神学的产生以及他所采用的路径,严格说起来巴特的神学并不是基督教信仰的神学,而是傍门左道。


巴特最为著名的论作就是《教会教义学》(Church Dogmatics),这本书在2018年被译成中文出版(见下图):

曾邵愷为这本中文的《教会教义学》写了篇推荐文题为《曾劭愷:巴特《教会教义学》——不可错过的巨著》。曾邵愷自称在专攻巴特研究,那么显然的他不会不知道巴特的神学里的种种不符合圣经真理的异端言论。在他清楚巴特神学的错谬之下,他还推荐巴特的神学书籍,甚至于还赞誉为“不可错过的巨著”。难道充满了不符合圣经的异端之作是不可错过的?这是什么样的逻辑?用意又何在?


当然我不是说基督徒就不能读些异端的书籍,关键的是动机是什么?著名的护教学家、神学家、西敏神学院教授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 1895 – 1987) 生前曾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批判巴特神学,并出版了一本书《Christianity and Barthianism》(基督教与巴特主义)。钟马田还对范泰尔的这本书写了篇书评。显然的,范泰尔是读了巴特的书,才知道巴特错在哪里。范泰尔在他这本书的最后说道,”as in Machen’s time ‘Liberalism’ … was in reality a man-made religion, so Barthianism, using the language of Reformation theology, is still only a higher humanism。” 这段话的意思:“在梅钦(1881年 – 1937年)的时代,自由派实际上是人造的宗教,同样的,巴特主义也是人造的宗教。巴特主义使用改革宗神学的语言,是更高程度的人文主义。”


钟马田,史普罗,麦克阿瑟牧师也都发表过文章批判巴特神学,他们都对巴特的神学有所了解,也都知道巴特神学根本的错谬何在。那么,出于为教会守望,为了免于基督徒被巴特的错谬所误导,去研究巴特神学,本着圣经真理来批判巴特神学,这正是基督教护教的任务。但是,专攻巴特神学的曾邵愷,是为了批判巴特神学吗?至少我没看到他批判巴特,相反的,看到的却是在高调推荐巴特的书,这岂不是很奇怪吗?


曾邵愷对巴特的《教会教义学》赞誉道,“只要读者愿意付出努力,一旦熟悉了巴特的神学思维及语言,必定能从中得到丰盛的收获。” 我不知道曾邵愷本人究竟从巴特的书里收获了什么?他还说,


笔者曾与一位哈佛大学座席教授交谈,他是学术地位崇高的哲学家,而就连他亦坦言,读懂巴特的著作,对他而言极具挑战。巴特结合古典基督教神学术语以及现代德意志哲学用语,其思想表述一层层的辩证含意,若非抽丝剥茧般细细体会,则难窥其精妙之处。他的瑞士背景使得他的德文带著一种较为古雅的修辞方式,而环环相扣的子句在在显示他思想的复杂程度。


曾邵愷的这段话,给我的感觉是,巴特的书很难读懂,连哈佛大学学术地位崇高的哲学家都觉得读懂巴特是不容易的,但是曾邵恺却读懂了,言下之意他的学术水平比哈佛大学的教授还高。他说,读懂巴特的书,可以享受到的是巴特思想的复杂程度。但是,神学在乎的是正确与否,而不在于是否复杂。如果复杂,但却是错的,这样的复杂除了欺哄人之外,还有什么价值?


对于普通的基督徒,显然的,能读巴特的人少之又少,甚至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巴特是谁。但是这也隐藏了危机。由于对巴特的错谬不了解,再加之被曾邵愷这种有着傲人的学历,还是研究巴特的学者所吹捧和推荐,很多人可能就想当然地以为巴特的神学应该不会是有什么严重问题的基督教神学,以致没有设防地让巴特这种异端在教会里蔓延。


约翰.麦克阿瑟牧师说,“如果你像卡尔巴特那样,认为圣经所记载的并没有发生在真实的历史中,而只是发生在神圣历史中,也就是说,这只是人的灵性态度,而不是历史的真实性,那么本质上你就是在悄悄地裁减圣经。那些对创世记的真实性有问题的人,他们对圣经的每一处也都会有问题。所以,你必须抛弃卡尔巴特的整个体系,否则他会影响和传染到圣经的每一部分。”


对于巴特的新正统把圣经的历史事实“神话化”,钟马田说道,“佛教、印度教与其它信仰,都以理论与信念为基础,惟有基督教依凭事实。我们必须拒绝这种「神话」的现代理论,看为是从魔鬼而来。我们的主所相信且接受的事实,绝对重要异常。


巴特的神学不是基于圣经的神学,而是人本主义的学说,是异端思想。所以,应该把巴特的整个体系抛弃,而不是不可错过。同时,当警惕和防备曾邵愷高调推荐巴特的著作可能给教会带来的危害。


对巴特的神学思路和方法更多的了解可参见我的译文《巴特是哀嚎的狼:透析巴特的神学思想和方法》。

90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