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著名护教家拉维.撒加利亚长期的性侵罪是谁之过?

作者:小草


著名护教家拉维.撒加利亚(Ravi Zacharias)于2020年5月因癌症去世,从发现癌症到去世只有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彭斯还参加了他的葬礼,并发表讲话,给了拉维很高的评价。彭斯说,,“man of faith who could rightly handle the word of truth like few others in our time. And he will be missed, God gave us the greatest Christian Apologist of this century." 意思是,“拉维是信心之人,在我们这个时代里,像其他一些人那样,很好地把握和应用真理,他将会被怀念,他是神在这世纪里给我们的最伟大的基督教护教家。”

确实的,拉维被当代基督教界认为是当今最著名或最伟大的护教家。可悲的是,拉维死后不久,他的性侵罪被调查、被证实、并被公开报道出来。最近我看了几篇美国基督教界对拉维性侵事件的评论文,可以感到很多人因此深感震惊和愤怒。有的人觉得被骗,信仰受到打击。有的人痛斥拉维事工(RZIM)失职,数年前有人出来指控拉维对女性行为不端时,没有认真去调查,而是一味地跟着拉维否认指控、维护拉维的声誉。有的人说,拉维都死了,现在已无法为自己辩护,全盘否定他也不妥。


拉维生前对我个人毫无影响,至今我都没看过他的任何书籍或文章,甚至于我根本都不知道他,对他一无所知。一直到了他死后,看到一些记念他的文章才知道他的存在。拉维事件是对基督教界追逐名人和追星文化的一次沉重打击。基督徒当追求的是认识神,认识真理,而不是追星,不是追名逐利。追逐名人名星,等到发现是假冒为善者时,就很受打击,感觉被骗了。


拉维长期(可能有数十年的时间)过着黑白的双重人生,在外,他是奔走在世界各地的著名护教家,背地里,他却对多位女性有出轨的性行为。他的罪行并不是只有他一人知道,至少有很多受害的女性都知道。他的一些不正常和危险的行为,比如,开办水疗和按摩中心,动用事工的钱养着几位按摩女,外出时,还有按摩女跟随,这些都是他的一些同工和身边的人知道的,但却被长期纵容。所以,拉维的不端行为之前并不是没有流露出来。性侵被指控,由于没有走到司法程序上,只是私了,也就不了了之。


实际上,如果追溯到拉维的早期,就可以发现,拉维从一开始就不是个诚实的人。数年前,美国律师Steve Baughman发现拉维在学位和学历上造假,就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2018年还因此出版了一本书:《Cover-Up in the Kingdom: Phone Sex, Lies, And God's Great Apologist, Ravi Zacharias》(在王国里掩盖:电话性,谎言,上帝的伟大护家家,拉维.撒加利亚)。在这本书里,作者指证数十年来拉维一直是个伪装者。作者说,拉维告诉他的粉丝和资助者,他曾经是牛津大学的教授,是剑桥大学的访问学者,在剑桥受教育,在著名的教授John Polkinghorne手下学习量子物理学,还说他曾经是某系的系主任,但这个系并不存在。拉维声称的这一切都是虚假的,但他却一再地这么公开撒谎、粉饰和抬高自己。书里还给出了一张拉维32岁时(42年前)讲道的海报。这张海报把拉维吹捧成是“印度的未来的葛培理”。如下:


2018年,Steve Baughman 在一次访谈《Ravi Zacharias: Apologist or Fabulist? An interview with Steve Baughman》里指出,拉维声称在印度得过一些奖,但经调查,他认为这是拉维自己编造出来的。拉维自称和被称为博士,这让人以为他读过博士。但事实是,拉维从来就没有读过博士。直到2017年,拉维事工才公开说明,拉维以后不再使用博士这个头衔了,但是拉维从1980年代就一直用博士头衔在推销自己。

可见,拉维从一开始就有种种不诚实和撒谎的行为,他身边的与他亲近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没有一些人共同参与对拉维的炒作和包装,以及一些人对他的不诚实和造假纵容的话,他岂能一再公然地撒谎而没得到惩治?如果从一开始就揭发他是个撒谎造假者,使他的信誉破产,他就成不了名,也就没有机会和能力打着基督教护教的名义,长期到世界各地欺骗和性侵多位女人,也不可能如此长期地欺骗整个基督教界。所以,拉维之罪究竟是谁之过?


反观华人基督教界,也有某名牧从没读过博士,却从一开始就用博士头衔,虽然早就被人公开质疑,但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张伯笠从一开始就谎编个人传奇经历,数年下来,早就破绽百出,但他不照样很吸引不少人吗?现实是,只要能吸引人,能被捧红,再怎么不诚实,还是照样很吃得开。既然很多人对罪恶这么麻木,等到发现谎言之下竟然还有更为可怕的罪恶时,也就不用太过震惊。因为,惯于撒谎的人,是会用谎言来掩盖罪恶,也会用谎言来欺骗别人,被刻意用谎言所粉饰和掩盖的真相常是出人意外的更加黑暗和污秽。


经上说,“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家里,说谎话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 (诗101:7)“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 (箴12:22)“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 (启22:15)神是信实的,神恨恶说谎话的。真正被神所重用的属灵人,一定是诚实无伪的。当然,不是说他们连一句谎言都没有,而是一旦有虚假的言行被揭发和责备时,会被神管教,会认罪悔改,不会刻意地、长期地撒谎和欺骗,不会一直行在虚谎之中。


虽然人的谎言和造假能骗过很多人,虽然很多人还会帮着掩盖真相,甚至会言过其实地随众吹捧和粉饰名人名牧。拉维就是个教训,既使死后,谎言和罪恶还是会被追讨的,后果就不只是失去世上的名利,而是灵魂的丧失。在拉维的调查结果面前,在他种种的谎话,和长期的性侵罪面前,谁还会说他是得救的?


撒谎、不诚实、造假,炒作和标榜自己,是假师傅的一大特征,为的是求取个人的荣耀和名利。那些喜好张扬自己的学位、学历、荣誉等等,无论是真是假,并常常显摆自己的成就的人,我对他们的信仰都是抱着很怀疑的态度。有时让我感觉,他们是打着基督教的幌子在传扬自己的名,自己的非凡。经上说,“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约5:44)


在拉维的性侵罪被独立调查机构证实之前,他的谎言和造假已被一些人发现和公开揭发了。无奈,整个基督教界对此并不重视,因为,普遍的并不认为撒谎和造假是什么大不了的罪,也可能是撒谎和造假太普遍了,都不以为怪。等到严重的恶行再也掩盖不下去时,才来应付和收拾残局,只是太迟了,对整个基督教界已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但是,拉维之罪,不是他一个人的过犯,而是很多人都得益于拉维王国(RZIM)里的名利,也有份于拉维的罪。拉维之罪是拉维王国的罪,现在拉维不在世了,就由拉维王国来承担、面对、和处理拉维留在世上的种种恶果,神对罪恶的追讨和惩罚是公义的。

272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