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这世界不是我们的家:政治激进主义和物质主义的危险(Johnson, 小草译)

作者:Jeremiah Johnson 译者:小草


有什么人不对未来担心?他们也许害怕染上病毒,或癌症,或任何其他占据头条新闻的疾病。他们也许正在防备另一场全球金融危机,或下一次恐怖袭击。他们也可能只是陷入对即将到来的选举的担忧,以及这对未来意味着什么。

无论怎么看,都有理由对今天的世界状况和明天的情况感到担忧。 但是,这些担忧是否应该在信徒的心中占据主导地位?神的子民是否应该担心这个世界的病态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还是我们的思念和精力属于其他地方?


我发现,信徒(包括我自己),很容易被这个世界的担忧所影响,并随从非信徒的担忧和恐惧的样式,这令我感到震惊。无论是金融风暴、骇人的暴力风波,还是有争议的选举期,上帝的子民应该越过当今的坏消息,以及任何即将到来的威胁。事实是,我们的希望并不受这个世界的环境所约束,我们应当因此而得安慰。


简而言之,我们必须记住,这个世界不是我们的家。正如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在他的《天堂的荣耀》(The Glory of Heaven)一书中所解释的那样,看不见这一蒙福的真理是基督徒如此轻易和常常被世俗问题所困扰的原因:

我们不是思念上面的事情,而是倾向于依恋世上的东西。我们太容易沉迷于暂时的事情,而忽略了永恒里所重要的事。 可悲的是,由于失去了对 "将来的甜美 "的关注,太多的基督徒忙碌于此时此地,他们自己被可消耗的东西所消耗。

教会对世界和世界事务的危险的专注,往往以两种形式之一表现出来。

徒劳的政治激进主义(The Futility of Political Activism)

许多信徒将他们对未来的恐惧导向政治激进主义,徒劳地试图 "救赎文化"。正如约翰.麦克阿瑟所指出的,主把我们从这世界分别出来,并不是为了这个工作:

上帝根本没有呼召我们开展一场文化战争,来寻求将我们的国家变成 "基督教国家"。把我们所有的,或者是大部分的时间、精力、金钱、和策略用于为世界披上道德的外衣,或为我们的政府和政治机构披上 "公义 "的外衣,是严重误解了我们作为基督徒在这个灵性丧失的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

简单地说,"文化 "是不能被救赎的。神国度的工作不是转变政府,改写法律,或将社会重建为某种基督教的乌托邦。这些所谓的解决方案都没有处理罪的问题,也没有提到对救主的需要。

对我们国家的道德疾病的政治补救措施并不能治愈潜在的灵性问题。在所有的人中,基督徒应该知道这一点,我们的主要努力应该集中在传扬能够真正使人得自由的真理上。

在美国能够祈求和期待上帝的祝福之前,生命,而不仅仅是法律,需要被转变。上帝的祝福不能通过任何立法程序获得。法律不能使人公义。圣经对此有清楚的教导。"义若是借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拉太书2:21)没有人可以通过行律法被称义,而是通过相信耶稣基督称义(加拉太书2:16)。得救的信心是个人的事,不能通过法律的权力强加于人。

换句话说,除非个人的生命被基督的大能所救赎和转变,否则整个社会无法脱离道德破产。如果这种信念不能决定神的子民的优先顺序,也不能驱使教会在地上的活动的话,那么,求神祝福美国就是在浪费时间。

此外,当信徒误以为文化,而不是腐蚀文化的罪,是他们的敌人时,就会有实际的危险。正如约翰.麦克阿瑟所警告的,被政治激进主义所消耗的教会很难看见其使命所在。

当教会采取强调政治激进主义和社会道德化的立场时,它总是将精力和资源从传福音上转移开。对既定世俗文化的敌对立场必然导致信徒不仅对他们不认可的未得救的政府领导人感到敌意,而且对该文化中未得救的百姓也会有敌意,但是,他们应该爱邻居和同胞,为他们祈祷,并与他们分享福音。对我来说,我们与我们试图为基督赢得的人成为敌人是难于想象的,他们有可能是我们的主内弟兄姊妹。

空虚的物质主义(The Emptiness of Materialism)

教会以及个别信徒显露出对世界关注的另一种形式是物质主义。与政治激进主义不同,物质主义不一定是出于对未来的担忧或对这个世界现状的厌恶。事实上,它往往是出自于无视这个世界是多么邪恶和腐败,无视世界的快乐是转瞬即逝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带来更加被动的威胁,因为基督徒把目光从天堂移开,而被此时此地所消耗。在《天堂的荣耀》一书中,约翰-麦克阿瑟描述了物质主义所隐藏的危险:

我们所处的危险是,今生变得如此舒适,以至于忘记我们在世上只是客旅和天路客。像亚伯拉罕一样,我们应该把自己看作是地上的客旅,"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希伯来书11:10)

我们把精力耗在消费和积累东西之上,这些东西现在可能许诺给人满足或享受,但 "正用的时候就都败坏了"(歌罗西书2:22)。耶稣提醒我们,所有世俗的东西,连同它们带来的任何快乐,都会腐坏和过去(马太福音6:19;路加福音12:20;18:22)。这就是为什么神命令我们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天上,在那里它们永远不会被毁坏或消失。

约翰-麦克阿瑟继续说到,物质主义在今天的教会中占据了相当的地位,以至于公开地在讲坛上被提倡:

更糟糕的是,某些著名的媒体事工,宣讲属世的丰富的假福音,给很多人带来极坏的印象,以为基督教就是关于这些。他们向人们承诺,耶稣希望他们在今生健康、富有、和成功。这种教导非常流行,因为它迎合了这个时代的精神,特别是迎合了目前这种在今生拥有一切的欲望。


那些受丰富神学传道人影响的人,倾向于认为天堂是所有物质欲望的终极满足。对于有这种观点的人来说,即使是"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歌罗西书3:1)的命令,也变成肉体贪婪的正当理由。

你可能会以为,在一个对苦难、艰难、暴力、和悲伤并不陌生的世界中,这种骗子就不会获得如此大的吸引力。然而,丰富神学的传道人已经成为世界许多地方的教会的形象代表。因此,神的子民必须更加警惕物质主义的威胁,以及爱上世界和世界的快乐的危险。

无论以何种形式表现出来,专注于这个世界对信徒是个很大的威胁。以下是约翰.麦克阿瑟的描述:

因为教会并没有真正把天堂放在心上,以致基督徒倾向于放纵自我、以自我为中心、软弱无力、和贪图物质享受。我们现在的舒适消耗掉我们太多的思想,如果我们不小心的话,我们最终会对天堂产生错误的幻想,或者几乎不会想到天堂。

培养基督徒的观点,正确地评价这个世界的忧虑和快乐,第一步就是我们当注目天堂。在未来的日子里,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 译自《This World is Not Our Home


译注:作者 Jeremiah Johnson 是约翰.麦克阿瑟 教会的同工,文章发表在恩典社区教会(Grace Community Church)网站上。

65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