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正统改革宗牧者对浸信会牧者的肯定足证何奇伟是恶劣的撒谎者

更新日期:4月 18

作者:小草


华人一些所谓的改革宗人士一直非常莫名其妙地敌视、攻击、和诬蔑不赞同婴儿洗礼的浸信会基督徒。比如,前有台湾的钱曜诚、黄士哲、和安徽的吴卫真,钱曜诚和吴卫真甚至认为司布真是个假师傅、假基督徒。现今,有何奇伟,这位被一些华人改革宗人士所推荐的极端分子。何奇伟常常发表一些抹黑和敌视浸信会的言论,比如,他说,“温和加尔文主义者宁可与天主教徒对话,也不接纳浸礼派。” 言下之意,在加尔文主义者的眼里,浸信会比异端天主教还错谬,当然,他不一定认为天主教是异端。何奇伟歪曲历史事实,把基督教正统的宗派浸信会说成是重洗派的后裔。下图是截自何奇伟毁谤浸信会的一些言论:

事实上,浸信会并不是源自重洗派,而是源自英国教会。重洗派是源自慈运理和加尔文的改革宗。重洗派的后裔是门诺会(Mennonite)和弟兄会(Brethren),门诺会的后裔是阿米什(Amish)。钟马田在他的《清教徒的足迹》一书里说,“ 在司布真的身上,也带着基本的清教精神,他实在是清教徒思想的完美榜样。 今天,在浸信会联会、英国公理宗教会、循道会及其他根源于清教派的各支教会,都充满圣公会的思想。” 钟马田认为浸信会是根源于清教徒,甚至他认为属于浸信会的司布真是清教徒思想的完美榜样。


美国改革宗神学家史普罗(R C Sproul)牧师生前说,“我认为钟马田是20世纪的司布真。”(原话:Martyn Lloyd-Jones was to 20th century England what Charles Spurgeon was to 19th century England 引自《Logic on Fire: The Life of Lloyd-Jones Comes to the Screen》)


约翰.欧文(John Owen,1616 – 24 August 1683)是清教徒神学家、加尔文主义者,他被当代的加尔文主义者、神学家巴刻(J. I. Packer)称之为是清教徒最伟大的神学家。本仁.约翰(John Bunyan, 28 November 1628 – 31 August 1688) 是著名的《天路历程》的作者,他也是个清教徒,是浸信会的,但约翰.欧文却曾常去听本仁约翰讲道。有一次,有位朋友问约翰.欧文,为什么会听只是补锅匠的本仁约翰讲道,欧文回答到,“只要我能像这位补锅匠一样感动人心,我会乐意放弃我的一切学问。”(参见《清教徒生活观 #7: 教会与集体敬拜》)


但何奇伟却因司布真反对婴儿洗礼,就毁谤和诬蔑。连带浸信会的保罗华许也被他攻击,见下面截图:


本文旨在证明何奇伟一再以谎言和歪曲历史事实来诬陷和敌对浸信会,人为地制造改革宗与浸信会本不存在的分裂。何奇伟并非正统的改革宗人士,而是仇视浸信会,与浸信会的基督徒为敌的撒谎者!


据何奇伟自己说,他认可的几位权威的改革宗牧者有:史普罗,傅格森,周毕克,霍顿。这几位都在美国,那么,他们有不接纳浸信会的人士吗?没有!不仅没有,他们甚至能与反对婴儿洗礼的浸信会人士密切合作同工,且关系友好,彼此欣赏。


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史普罗和反对婴儿洗礼的麦克阿瑟牧师之间长期的密切合作同工,史普罗牧师还高度地赞誉麦克阿瑟牧师是长期地、忠心地捍卫纯正的福音,是他身边最坚强的盟友。(参阅《无法证明圣经有命令婴儿洗礼(史普罗,小草译) 》)


周毕克也与麦克亚瑟牧师和Steve Lawson(史蒂芬·劳森)有很好的团契的关系。周毕克对反对婴儿洗礼的史蒂芬·劳森的评价很高,在他自己出版的《改革宗系统神学》(Reformed Systematic Theology)一书里,周毕克高度地评价史蒂芬·劳森到,“史蒂芬·劳森是有能力的讲道者,多产的作者,他就像迦勒一样,全然的跟从神。”


对于麦克.霍顿(Michael Horton),何奇伟曾吹捧说他是当代最权威的改革宗神学家。那么,这位被何奇伟当作最权威的改革宗神学家有不接纳浸信会吗?也是没有!证据如下:

上图是2017年3月9日-11日,在宗教改革500年之际,史普罗牧师主办了第30次全美神学会议的简报,参加者里比较著名的神学家和牧者有:Alistair Begg, Tim Challies, Leonardo De Chirico, Sinclair Ferguson(傅格森), W. Robert Godfrey, Michael Horton(麦克.霍顿), Steven Lawson(史蒂芬·劳森), Augustus Lopes, John MacArthur(约翰.麦克阿瑟), Albert Mohler(莫勒), Stephen Nichols, Michael Reeves, Derek Thomas。 麦克.霍顿也在其中,在这些人里有改革宗长老会的,也有数位是浸信会的。


下图是截自更早的2010年会议期间的问题解答视频,从右到左:史蒂芬·劳森,莫勒(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史普罗,Alistair Begg(浸信会主任牧师),麦克.霍顿

下图是截自2014年约翰.派博主办的神学会议的视频,从左到右:约翰.派博,麦克.霍顿,傅格森

下图是截自史普罗牧师主办的神学会议视频截图,从左到右:约翰.麦克阿瑟,麦克.霍顿,史普罗


在美国,与改革宗最为相近的就是改革宗浸信会,就如约翰.麦克阿瑟牧师,约翰.派博牧师,史蒂芬·劳森,他们这几位是我最常看到的与改革宗的牧者一起同工合作,举办神学会议。


再比如,两年后的2022年10月,约翰麦克亚瑟牧师打算主办《探讨清教徒丰富的属灵遗产会议》。届时受邀的讲员有:


约翰麦克阿瑟 John MacArthur (浸信会) 清教徒改革宗神学院 院长 周毕克 Joel Beeke 改革宗神学院  院长  里根.邓肯 Ligon Duncan 改革宗神学家和牧师 傅格森 Sinclair Ferguson 史蒂芬.劳森 Steven Lawson (浸信会) 清教徒改革宗神学院  教授 David Murray 改革宗圣经学院院长  史蒂芬.尼可斯 Stephen Nichols


从中可见,讲员里有些是改革宗的,比如,周毕克和傅格森。这是浸信会与改革宗的又一次合办的神学会议。至今我就没见到有哪个正统的改革宗人士宁可去与天主教合作而不愿与改革宗浸信会(或浸信会)的人合作。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莫勒(Albert Mohler)曾发表一篇文章《Should I Stay or Should I Go?》(我该留下还是离开?)在这篇文章里,莫勒说到:


浸信会和长老会在基督教的洗礼上存在很大的分歧。 浸信会认为婴儿洗礼的做法是不可想象的,而长老会则将婴儿洗礼追溯到他们对圣约的最基本的理解。 但是,基于共同的第一级教义,浸礼会和长老会彼此热切地相互承认都是基督徒,但是他们也意识到,这些分歧会防碍在相同的教会或宗派里团契。” (译文见《教义优先性:判断异端和宗派的教义(Mohler,小草译) 》)


正如莫勒所说的,在美国浸礼会和长老会彼此热切地相互承认都是基督徒,根本就不存在相互敌视的状态。从美国改革宗神学家和牧者的史普罗,傅格森,周毕克,霍顿等人士与浸信会的约翰.麦克阿瑟,约翰.派博, 史蒂芬.劳森等人士的常常合作同工的事实,就有力地证明了何奇伟的所谓“温和加尔文主义者宁可与天主教徒对话,也不接纳浸礼派。” 是个赤裸裸的谎言。


事实上,史普罗和霍顿不仅常和浸信会的牧者同工合作,而且他们根本就不愿意称认天主教徒是基督徒,所以他们拒绝在《曼哈顿宣言》上签名,因为这份宣言是与天主教合作的一份宣言。(参见《史普罗,你为什么不在《曼哈顿宣言》上签字?》)


事实证明,并非正统改革宗人士不接纳浸信会的人,而是何奇伟自己宁可与天主教来往也要与浸信会的基督徒为敌,这说明何奇伟并不是正统的改革宗人士,而是与基督徒为敌的撒谎者!


何奇伟还说浸信会是“激进团体,裂教份子”,这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都是何奇伟自己捏造出来的罪名。不过,我倒觉得这些罪名放到何奇伟这类人的头上倒是很合适!因为,何奇伟以谎言和假相在诬陷和抹黑浸信会,让他那些糊里糊涂的粉丝随着他敌视浸信会。所以,何奇伟才是道地的、激进的裂教份子,是一位在华人教会里制造仇恨和分裂的不良人士!


主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经上又说,“不要彼此说谎,因你们已经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歌3:9)“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因为我们是互相为肢体。”(弗4:25)诚实、说实话,这是圣经的一惯原则,是基督徒生活的准则。


何奇伟以歪曲事实和谎言来维护他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肆无忌惮地攻击和毁谤浸信会的基督徒和牧者,经上说,“人若说,我爱神,却恨他的弟兄,就是说谎话的;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神。” (约一4:20)鉴于何奇伟的恶言恶行,他究竟是不是基督徒该被打上大问号。而那些支持何奇伟,推荐何奇伟的,比如孙宏广,则是在他的罪上有份!


:2021年2月,何奇伟又发表文章赤裸地谎称,正统宗派无法接受浸信会,截图如下。事实上,不是正统宗派不接受浸信会,而是何奇伟自己不接受浸信会,且以正统宗派自居,事实证明他只是个极端分子和恶劣的撒谎者!以谎言来维护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不只是证明撒谎者的品行恶劣不正,也证明其立场和观点的虚谎,否则的话,有何必要撒谎?(2021-04-17)

相关博文:


史普罗在神学会议上说,婴儿洗礼分歧需要宽容对待(小草译)

无法证明圣经有命令婴儿洗礼(史普罗,小草译)

史普罗,你为什么不在《曼哈顿宣言》上签字?(史普罗)

罗马天主教是假的和伪装的基督教(约翰.麦克阿瑟)

华人改革宗的极端化:从钱曜诚到吴卫真、何奇伟和孙宏广

630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