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揭开唐崇荣牧师归正同工陈佐人的自由派面目

更新日期:5月 1

作者:小草


如果不是唐崇荣牧师举荐陈佐人,作为他归正运动的同工,我很怀疑陈佐人会被多少人所知道。虽然陈佐人曾数次与唐牧同框,也曾现身在归正学院,归正福音团契,以及一些归正福音教会里,很自然地就给人造成他是归正宗的人士。但是,陈佐人的神学背景和立场远非是归正宗或改革宗,而是自由派。把陈佐人这种自由派人士引进华人教会,甚至把他当成是归正宗或改革宗的,实在是把狼装扮成羊,让狼混在羊群里,甚至让他充当牧羊者。


就在前不久(2020-07-30),陈佐人在他的脸书里转发了,推荐和赞誉异端新正统巴特的文章,见文章后所附截图。巴特的错谬和危害性可参见《必须抛弃巴特的整个体系 (约翰.麦克亚瑟)》,巴特是哀嚎的狼:透析巴特的神学思想和方法》。实际上,2012年,陈佐人就把巴特神学引进华人教会里了。见下面截图:

1959年,陈佐人于台湾出生,1967年举家移民到香港;1989年到美国求学。在华人教会里,陈佐人被认为是唐牧师归正运动的同工,是改革宗人士。唐牧师在一次讲道里甚至如此举荐陈佐人:


陈博士是我早十五年前看出了全中国华人教会很特别的神学头脑。。。。而那个时候,陈佐人博士才是不到二十五岁的人,我就看出这个人将是将来中国教会很重要的神学头脑。如今他是西雅图大学的神学教授,也是芝加哥大学的神学、哲学博士,是崔西 (David Tracy, 1939-),天主教一个很大的思想家直系的学生。” 唐牧在陈佐人25岁不到时,预言他将会是中国教会很重要的神学头脑。如今,陈佐人已61岁了,至今并没看到他有任何重要的神学论著,更是没看到他有任何出色的或引人关注的神学思想,甚至是连一篇称得上够神学家水准的文章或讲道都还没出现。可以说,唐牧几十年前对陈佐人的“预言”是完全错误的!陈佐人完全不是什么重要的神学家,实际上,是否称得上神学家都是个问题!从这件事可见,自以为有本事能对一个人的将来做出预言的,其实是出自骄傲,结果常常是被打脸的。经上说,“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4:14)“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雅4:6)我们连明天如何都不知道,更谈何几十年后的人和事,我们只是人,不是神。 1989年陈佐人从香港崇基神学组(崇基神学院的前身)毕业,崇基神学院的神学立场就是没有立场,曾任教于此学院的温伟耀说, 有人问:崇基神学的神学立场是甚么?吊诡的是,崇基神学正正就是没有一套特定的意识形态。可能这正是就是崇基神学的后现代性格。所以崇基可以容纳不同神学背景和立场的同学,也招聚了不同神学见解的老师。。。。在过去的几年,我办公的地方,在我左边房间写作和教学的,是来自台湾的道教专家;与我房间打对斜的办公室,是专任讲授佛学的法师。我们经常在走廊闲谈、论学。我所碰上的,都是赢得我敬佩,认真虔诚的宗教心灵” (引自基要书室的《神学院与后现代主义》)。 陈佐人在谈到他当时就读崇基时说,「我帶着基要派、福音派的背景入讀當時被人認為是自由派的崇基。但我深信個人的立場和神學研究沒有必然的關係,來崇基神學組讀書,我沒有半點掙扎。」陈佐人还说他是有意識地進入崇基神學組,目的汲取百家之長,消解不同宗派之間對神學的爭論。(引自崇基神学院通讯《不能复制的陈佐人》) 所以,显然的,崇基不仅不是改革宗神学院,而是具有“后现代性格”的自由派神学院。陈佐人是怀抱着“汲取百家之長,消解不同宗派之間對神學的爭論” 之目的而进入崇基的。这种消解宗派或宗教间的争论,正是自由派一惯的目的,也正是出于这样的目的,自由派的神学立场就是没有特定的立场,神学观可以为了协调各方的分歧和争论而不断地改变。 1989年,陈佐人入读美国芝加哥大學神学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Divinity School),芝加哥大学神学院,创建于1856年。芝加哥大学神学院与纽约协和神学院,都是美国自由派神学的主要发源基地。丁光训就是纽约协和神学院的校友。2003年美国出版了一本书,叫着《The Making of American Liberal Theology: Idealism》,这本书探讨和介绍美国自由派神学的起源和不同学派。书里说到,芝加哥学派宣称他们的神学院是“现代派之母”。第一,二代的芝加哥学派已经对启示越来越不感兴趣。陈佐人正是就读于这种以自由神学出名的学院。 在芝加哥大學神学院时,陈佐人是天主教神学家特雷西(David Tracy)的学生。特雷西致力于研究如何面对多元的后现代社会,如何处理多元宗教的对话,他认为基督教必须走向与其他宗教对话。他著有《与他者对话:宗教之间的对话》 (Dialogue with the Other: the Inter-Religious Dialogue)2009出版中文版本,陈佐人译。  在特雷西的《现代,反现代与后现代 - 世纪之交的西方神学反思》(陈佐人译)一文里,他提出,为了面对这个没有单一中心的世界,我们甚至得重新解读福音,对于不同的宗派和宗教,我们应当去聆听和学习。特雷西的这种观点与崇基的“后现代性格”的自由派立场没什么本质的不同。那么,作为特雷西学生的陈佐人,要是不赞同特雷西的这种自由派思想,会把他的书籍和文章翻译成中文吗? 1996年,陈佐人到美国西雅图大学的神学系(Seattle University,School of Theology and Ministry )任教职。这所大学是天主教耶稣会创办的院校(Jesuit Catholic University)。陈佐人至今还只是个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而不是正教授(Professor)。在美国,教授与正教授的主要区别就在于,正教授的学术水平至少是达到了了本国或国际的水准,而教授则是还没达到正教授的水平。也就是说,在美国的大学里,副教授的学术水平是很一般的,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学术成就,也就只能在课堂教书。在美国高校,个人研究和创新能力比较弱的,出不了什么学术成果的,也就评不上正教授。陈佐人都在这所天主教大学24年了,还是个副教授级别,说明他的水平大概是在中或下。


西雅图大学的神学系的官网介绍,陈佐人教学和研究方向为:灵修传统,东方与西方,基督教与佛教对话,基督教信仰,基督论,宗教神学,世界宗教。陈佐人师从天主教神学老师,毕业后去天主教学校任教,这倒也顺理成章。虽然他的科目涉及到基督教,但并不是单纯的基督教神学,而是侧重在宗教学上。 2017年,陈佐人作为校友,接受香港崇基神学院之邀,担任神学日讲员。他演讲的主题是《神学的自由》,见下面截图:

陈佐人肯定和赞扬了崇基对传统的批判精神,并提倡和鼓励对整个基督教传统给予批判,追求所谓的神学自由。他说: “學院的老師爲學生提供了批判的思考方法,藉着反思與批判傳統,包括舊/新約聖經的傳統與教會的神學傳統。。。傳統須受批判,傳統須要更新,神學才得以自由。。。崇基神學院是在公立大學中的神學院,像我的母校芝加哥大學神學院一樣,是以追求神學知識為宗旨,強調對聖經,神學,教會歷史,特別是中國教會與香港教會的歷史,倫理學等的研究,對整個基督教傳統予以批判,重塑與重整。。。不怕提出違背傳統,甚至違背常識的主張,因爲真正的神學必是自由的。” 改革宗正是承继和持守宗教改革时期改革家们提出的五个唯独(The Five Solas):We’re saved by grace alone, through faith alone, in Christ alone, as revealed in Scripture alone, to the glory of God alone。也就是,我们得救是唯独靠恩典,唯独因着信,唯独在基督里,唯独圣经启示,唯独荣耀归上帝。如果把这样的传统批判、改变了,那就不再是改革宗,也不再是忠于神、忠于真理的基督教了。 陈佐人在神学立场上的自我定位是:“在神学武功上,本人是无宗无派。” 只有自由派才是无宗无派的,是和自由派崇基的“没有一套特定的意识形态” 是一个意思。所以,陈佐人根本就不是归正宗或改革宗人士,而是没有一套特定的意识形态的自由派。对于陈佐人这种无宗无派的自由派人士,2019年2月他去国内的三自神学院讲学,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真正奇怪的是,怎么会把一个自由派人士包装成归正宗或改革宗人士呢?而且竟然还在华人基督教界里蒙混了这么多年。

附图:陈佐人(Stephen Chan)脸书转载赞誉巴特的文章截图


116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