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小草

加拿大华人任不寐(胡春林)是披着路德宗牧袍的狼

更新日期:6月 6

作者:小草


据与任不寐有点私交的遇罗锦(遇罗克的妹妹)的介绍, 任不寐原名胡春林 ,是偏远的黑龙江省一个普通农村的孩子;为了上学,他每天步行去一个很远的学校,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往往返返,不知走了几万里路、走破了多少双鞋。他学习极为刻苦、优秀,由那么偏远的小村子,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到1986年。。。考上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1989年。。。他被人民大学开除并取消其城市户口,在农村户口不得随意迁徙到城市的年代,无异于宣告任不寐将被赶回黑龙江老家,一辈子当农民。。。任不寐,不甘心困守黑龙江当乡下农夫。 九十年代,海南岛成為沿海特别开放城市,他先跑到海南当码头工人,而后到广西做生意,最后回到北京搞文化出版。。。架设不寐之夜网站。。。至2004年8月获准移民加拿大為止。。。在移民离开中国之前,他受洗。。。 据加拿大中文记者亚明2013年对任不寐的采访报道里说,任不寐在被人大开除后:

经历了十几年的颠沛流离,从五台山到海南岛,当过工人,做过乞丐,也开过饭店,什么苦都吃了。。。在精神苦闷中,任不寐曾花十年时间疯狂地研究各种宗教, 如伊斯兰教、佛教, 甚至包括一些非主流的宗教。研究之后任不寐选择了基督教, 信仰上帝,开始了从自由作家到自由传道人的转型过程。后来在到加拿大与妻子和女儿团聚前,受洗。。。

在亚明的这篇报道里,她还引了任不寐的这么一段话, 出来以后开始系统地研究宗教。后来又进了神学院, 本来应该读五年, 可到那时女儿都要上大学了, 于是读了三年,学了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之后,停止全日制的学习,回到蒙特利尔, 开始建立教会, 同时继续在一个美国的神学院的函授学习。 上面这些大致勾勒出任不寐的背景。任不寐自称是蒙特利亚华人路德教会(Chinese Ascension Lutheran Church)牧师,但这不是真的。事实是,任不寐(下图左1)只是蒙特利亚路德教会 Ascension Lutheran Church, Montreal, Canada 里的中文部的牧师,这个在蒙特利亚的路德教会 Ascension Lutheran Church 的牧师叫 Charles St-Onge (下图右4,其右边是他的家人),所设的中文部大约就几十个人。图片截自Ascension Lutheran Church,Montreal 的网站:

任不寐在加拿大的最初几年,虽自称已是基督徒,但却常在法轮功主办的会议上当嘉宾,文章也频频发表在法轮功的报上。更严重的是,在出国前,虽然那时他也已自称是基督徒,但却在婚姻之外广交和滥交女人,甚至导致女人去堕胎。这件事曾被余杰公开揭露出来,之后两人交恶。下面就摘自余杰2008年9月发表的《谁也不能杀死孩子》一文(截图见文后附图): 那个名叫任不寐的胡春林,那个口吐莲花的“神学自由主义 ”者,那个神学院奖学金的得主,那个在文章中句句不离上帝和道义的人生导师,那个以讲述黄色笑话和通奸为人生至高乐趣的男人,那个毫无恻隐之心地杀害胎儿的父亲,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他的钱包里装着双胞胎女儿的照片,但两个天真无邪的女儿并没有阻止他疯狂的淫乱。他带着不同的女人奔波在不同的教会之间,直到被人们从讲台上驱赶下来。他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居然摇身一变成了神学生;他装模作样地在团契里与妻子一起牵手分享,讲述其家庭婚姻是如何美满。然而,他绝对忘记了那个被他杀害的孩子,那个与他的两个女儿一样可爱的孩子。 


那个叫“任不寐”的胡春林,是一个触犯了十诫中“不可杀人、不可奸淫”等戒律之后仍然昂着头的伪信徒。被他玩弄的女子,因为他不愿承担父亲的责任而被迫去堕胎,希望他能够陪着一起去,这是她对他惟一的要求。然而,这个最喜欢唱道德高调的“基督徒思想家”,却在电话里用那“任不寐”式的、理性与情感完美融合的语言回应说:“你没有权利这样要求我。这是你个人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之间发生性关系,是自愿的,不是我强奸你。你要自己负责。更何况这不是一个大手术,这个手术如同我前几天做的痔疮手术,半个小时就好了。”多年以后,他仍然在隐瞒他杀人的罪恶。他在一封自我辩护的信件中说,他的妻子已经原谅了他,其言下之意便是:连我的妻子都不追究我了,你们谁有资格指责我呢?希拉里不也原谅克林顿了吗?


所以,从一开始,任不寐就是一边以基督徒自居,一边又表现出与基督徒截然不相符的行为。直到如今,任不寐这种与基督徒截然不相符的言行还是一再上演。


2012年11月,任不寐在其《不寐之夜》网站上发表了《问答与回应:莫言着丰乳,保罗•华许着肥臀》一文,恶毒地毁谤和攻击保罗华许(paul Washer)。任不寐给华许取了个“洗衣男” 的外号,在文章里猛烈地抨击保罗华许,同时还连带上了陈鸽,所用的言辞极其下流,简直和市井流氓无别,就在这摘一段为示例: Paul Washer 使福音变成了道德哲学,从这里与远东的道德经同流合污。Paul Washer必然能引起“大国寡民”的共鸣,“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因为中国人——当然也是广大埃及人——香港脚乃是这样的无法根治,左脚天人合一,你们便如神能分辨善恶;右脚道德吃人,你们怎么就没有我更属灵。如今陈哥们口含天宪了,中式吃人以属灵的名义君临天下,御疯而行。中国教会的妖精们将 Paul Washer 的短裤穿在外面:唐僧师徒到哪里了?。。。Paul Washer,“一只”人本主义的屁股,坐在美国暮鼓和中国晨钟之间。


2015年5月,任不寐在其《不寐之夜》网站上再次发表长文极其恶毒和激烈地攻击保罗华许,文章为《问答与回应:美国的衰落——保罗华许,你在哪里?》。下面从文里摘几句为示例: 保罗华许的神学不是别的,只是蛇学在当今美国毫无避讳的表面化与合法化:保罗华许便如神知道善恶。 保罗华许只是大罪人和沉沦之子显现的迹象,这种迹象在前些年已经在某种“归正神学”中窥见端倪。 保罗华许的神学就是基督教的暗夜,如今这股黑暗袭击了整个华人教会。这漆黑的夜把所有人都迁到这黑暗里,好显示只有他一个人住在恩典之中。 保罗华许是基督教和印度教、回教、摩尼教以及后现代主义、加尔文主义的拼盘。 保罗华许只是一个来自农村或荒岛的孩子,他身上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由于长期的贫穷、贪婪和嫉妒,他太爱世界了,太想成名了、太想成功了。 长期以来,任不寐一再地毁谤和攻击保罗华许所传的只是律法主义或道德主义,荒唐的是,任不寐连什么是律法主义都不懂,就给别人乱扣帽子。任不寐在其《宗教改革500周年反省暨新宗教改革(文字稿)》 (2017-07-24) 一文里说,“第三种,律法主义。不信基督还好,有很多中国人信了基督以后比邪教徒还可怕,还邪恶。我以前是用道德来审判人,现在我拿圣经来审判人,这是律法主义。” 任不寐竟然把拿圣经来审判人称之为律法主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律法主义是企图靠遵守律法而得以称义而被神接纳,从而否定了人称义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保罗说,“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 (加5:4)所以,律法主义是恩典教义的仇敌,而任不寐所说的律法主义与真正的律法主义完全不是一回事,纯属是他自己望文生意,自以为是 任不寐毁谤和攻击的对象里并不只是保罗华许一人,可以说,他敌视的是基督教的整体。任不寐在他的《问答与回应:2013年岁末,对加尔文的最后告别》一文里,不仅毁谤和攻击加尔文,也毁谤和攻击整个新教和改革宗。他说: 加尔文按魔鬼的形象和样式造人,加尔文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释放了一群神经病和凶手给世界,然后将他们定义为新教或改革宗。而加尔文自己首先就是这样的神经病凶手。 在某种意义上,加尔文和路德的关系,类似该隐和亚伯的关系,亚伯的献祭就这样被该隐颠覆了,加尔文不仅毁了基督教,也毁了基督教的改革。 任不寐说加尔文毁了基督教,这么说来,加尔文之后就没有基督教了,都被加尔文毁了。加尔文有这么大的能耐?基督教岂是人毁得掉的?连撒但都无能毁掉基督教!任不寐对加尔文如此的毁谤简直就是谎话和鬼话! 任不寐不只是毁谤和攻击西方的基督教和牧者,早在2015年,任不寐就在他的《本站专稿:冬天里的基督——俄罗斯思想断片 任 不寐 2015年10月28日》一文攻击中国教会,他说: 中国教会只是一群相信上帝无所不在的萨满和佛教徒。 中国只在肚腹和裤裆之间思想和神学,经营称义和成圣。 2018年1月,任不寐在他的問答與回應:(有些)華人教會實際是一場文革》里又再次否定中国教会,他说: 汉语并无神学,只有人学。翻来覆去还是人学,还是人那点儿破事儿; 王宋倪贾唐这些传统是儒释道,根本不是基督教; 保罗华许就是一个律法主义的骗子。 任不寐一边攻击现在的基督教,一边还以牧师自居,那他究竟属于什么教?大概他是认为现在的基督教并不是真基督教,他才是真基督教。那就来看看他所信的究竟是什么?因信称义是基督教的基要和核心教义,否定和歪曲这个教义,那就不再是基督教了。就来看看任不寐是怎么看待这个教义的? 任不寐2017年7月发表了《宗教改革500周年反省暨新宗教改革(文字稿)》,在这篇文章里他说到: 我们表面上看到雅各书把行为高抬到一个信心之上的一个位置上。这个问题可以说到今天为止,似乎教会没有真正的解决。 路德也的的确确忽视了雅各书。而我今天先告诉大家一个结论,如果宗教改革只是返回保罗,而忽视了其他使徒的书信,特別是雅各书。你就会看到,500年来,基督教所存在的一切丑恶和偏离都与此密切相关。 但是尽管保罗讲的因信称义,路德的回归也只得到了半壁的江山。。。保罗书信当中的神称义,到了路德改革变成了人因信称义。 雅各书所强调的行为不是肯定性的行为,而是否定性的行为,不是你应该做什么,而是你不应该做什么,不是一个加法的信息,而是一个减法的信息。 从上面所引的任不寐的话可见,在因信称义,信心与行为的关系这些基督教的基要教义上,任不寐自己根本就不理解,或者是根本就不接受,以致正统基督教所信守的因信称义的教义被他所攻击,否定,和歪曲。他甚至把雅各书中所强调的行为,歪曲为不是肯定性的行为。但是,雅各书对信心与行为关系的诠释是很清楚的,比如,“亚伯拉罕,把他儿子以撒献在坛上” (雅2:21),“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们从别的路上出去” (雅2:25)亚伯拉罕所行的,喇哈所行的,都是肯定性的行为,见证了他们信心的真实,“可见信心是与他的行为并行,而且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 (雅2:22) 从上面所述的可见,任不寐攻击和否定宗教改革,攻击加尔文,攻击保罗华许,他还认为中国基督教根本就不是基督教,而是儒释道。他还反对因信称义真理。这些就足以证明,任不寐并非基督徒,他所信的不是基督教。这也就不难理解他一再地、持续地攻击基督教和一些牧者,也显明了他是基督教的仇敌,是披着路德宗牧袍的狼。


附图:余杰对任不寐淫乱罪的揭发



相关博文:

批驳任不寐对三位一体,神人二性,圣灵内住等基要教义的否定

《生命季刊》支持任不寐十年,如今任不寐宣告全面否定基督教

543 次瀏覽0 則留言